購匯新政難擋來美購房熱情 陸客在美買買買

0
598
圖爲去年9月美國一地産商在北京某房展會上向民衆介紹來美購房投資移民業務

2016年三季度以來,人民幣匯率“跌跌不休”、中國多年積攢下的外匯儲備接連縮水,在此背景之下,2016年12月30日,中國央行發布修訂後的《金融機構大額交易和可疑交易報告管理辦法》,以此加强外匯交易的管理。此次新規雖然沒有對民衆每年可購匯5萬美元的額度作出縮减,但却迎來了更複雜的購匯流程,以及更嚴格的購匯用途監管。

值得關注的是,此次新規首次明確指出:民衆購匯不得用于海外買房、證券投資等行爲;首次明確了虛假購匯者將面臨著總金額30%的罰款;情節嚴重構成犯罪,將依法追究刑事責任……也正因此,此次新規被外界譽爲“史上最嚴購匯新規”。

如今,“史上最嚴購匯新規”已實施10天有餘,這對身居美國的華人有何影響?據在加州矽谷地區從事地産經紀行業多年的田霞透露:新政非但不會真正控制中國外匯的流出,反而讓更多人堅定海外購置資産的决心。

此外,有調查數據顯示,美國是中國民衆海外投資買房的首選地,此次新政是否會對美國房地産市場帶來一定衝擊也引發了外界廣泛關注。

“中國人買房更堅决了”

2016年12月30日,中國央行宣布:自2017年1月1日起,將加强個人外匯信息申報管理,而境內個人年度5萬美元購匯額度保持不變。從2017年1月1日起,個人購匯申報需要細化到用途和時間,禁止在境外用于買房及證券投資。此次新規雖然沒有對民衆每年可購匯5萬美元的額度作出縮减,但却迎來了更複雜的購匯流程。也正因此,此次新政被外界譽爲“史上最强購匯新規”。

此次外匯新政能否减緩外匯流出,會不會影響民衆海外購置資産等引發外界廣泛關注。

據在加州矽谷地區從事地産經紀行業多年的田霞透露:新政的出臺,讓打算在海外購房的華人倍感壓力,但是海外置房的决心未减反增。田霞表示,導致這樣的反彈趨勢的一個重要原因是:首先,對于中國各個階層的民衆來說,從中産階級到富豪,再到“官二代”,只要有機會和條件,大部分都會選擇在海外置産。在大部分生活在美國的華人來看,海外置産是一種有效的規避財産風險的方式。當然,正如中國央行公布該項新政時所表示的那樣,希望能够通過這一改革加大對洗錢、非法融資以及官商互通等損害民衆財産行爲的監管。

對此,田霞也表示肯定,的確對于不少中國人來說,在中國市場資本的轉化和利潤的産生是一件更容易的事情,即在中國賺錢是一件相對比較容易的事情。但對于幷不是非常瞭解美國市場運作的中國人來說,房地産投資顯然比對企業、公司進行投資要簡單、保守。

田霞還表示,另外一個從根本上推動國內華人海外置産的重要原因是,中國央行超發貨幣,再加上這些年實業經濟的逐漸不景氣,甚至很多實體店鋪被電商代替,使得的實體經濟整體呈現出空心化趨勢,所以不少手中持有資産的民衆都想“往外走”。而且,在很多民衆看來,央行越是想通過這種政策變動的方式留住外匯,那麽就越是說明中國經濟需要從根本上尋找原因。

因此,從總體來看,華人在美購置房産的熱情更高,但手續的確更麻煩了,民衆們也都更加謹慎了;從地産經紀人來看,來自中國人的生意反而更好了,此前不少一直在猶豫中的民衆,反而在外匯新政的催化下,一下子敲定了要來看房子的時間。

因而,田霞憑藉在地産經紀行業多年經驗判斷:海外置房勢在必行,眼下政府出臺新政,這樣一來民衆就缺乏了正常換匯的途徑,那麽就只有選擇一些不正常的途徑了。既然如此,“海外置房”對于不少中國家庭來說已經到了一種“箭在弦上不可不發”的狀態,那麽新政的作用則只會如同將黃河出河口變小了,讓希望出來或者該出來的出不來,久而久之壓力過大,就只有從其他途徑向外流轉了,事實上這僅僅是矛盾的轉移,根本沒有辦法解决真正的中國經濟的問題。

田霞表示,目前中國經濟最根本的問題不在于多少外匯正在向外流出,而是在于目前中國的生存環境、商業環境,都缺乏最基本的吸引資金和投資流入的條件。然而新的外匯政策的變更,真正受到限制的仍然是那些遵紀守法的民衆。對于那些在國內關係網絡相對豐富的人來說,依然有辦法將資金轉移到海外,對于中國那些希望通過合法途徑移民、購房的民衆來說,合理地轉移自己的資産却變得舉步維艱了。田霞說:“我的一位來自北京的客戶,已經準備好全家移民了,此前他們已經賣掉了在北京唯一的房子,隨著人民幣資産的到位,美元却遲遲出不來,他們只好另尋其他途徑,通過朋友的賬戶幫忙儘快購匯、把資金轉移出來,用以提交在美房産的首付。”

據田霞透露,她手中的大部分準備購置房産的客戶已經基本將資金挪了出來。目前,外匯出口吃緊,讓他們更加堅定地做這事情,毫不誇張地說,不少先前有打算向海外轉移資金購房的民衆,值此新政出臺,反而更加加快了手脚,决定要儘快將資金轉移。

田霞說:“之前我的一位客戶,對于海外置房一直處于猶豫不决的狀態,看到新政出臺,反而堅定表示:一定要想辦法儘快把錢弄出來。也就是說,雖然眼前的道路更艱難了,但是他們的决心反而更堅定了。”

在此,田還提醒準備從中國轉移資産來美國買房子的民衆要提前做準備,資金的處理也是需要一定的時間和周期。爲了規避美國相關銀行在審查購房人的信用時,對購房者産生“洗錢”的疑惑以及審問資金來源等更加麻煩的程序,購房者通常要保證購房款在其美國賬戶中存留2個月或更長時間,因爲這樣看來,資金轉移以及賬戶的信用會更加清晰。

拉抬華人區房價?

有調查數據顯示,美國是中國民衆海外投資買房的首選地,此次新政是否會對美國房地産市場帶來一定衝擊?

美國南加州地産從業人員對此衆說紛紜,不過能够基本達成一致的是:來自中國大陸的對美國地産進行投資的資金對于美國整個房地産市場而言是九牛一毛,美國普通華人聚集區的房價將會受此政策影響趨于理性,對于數額較大的房産或稱爲“豪宅”會受到小幅度影響。

據南加州華人地産區地産經紀人(Broker)周飛兵表示:“事實上,這一政策對于中國有意向投資美國房地産市場的人來說的確起到風向標的作用,不過對于美國整個房地産行業幷沒有什麽影響。從數據上來看,近幾年從中國大陸過來美國這邊的資金大約是每年100億美元,這一規模對美國整個房地産市場來講只能算是九牛一毛。但對于美國華人聚集區的房地産市場還是有著相當大的影響的。”

周繼續說道:“從前幾年美國華人區房地産市場狀况來看,當地華裔美國人所面對的最主要的買房競爭者就是來自中國大陸的投資購房。對來自中國一綫城市的民衆來說,洛杉磯華人區的房價簡直太便宜了,所以前幾年不少大陸華人買家快速購進了大量的美國華人區的房産,而且前幾年的購匯、外匯政策相對比較寬鬆,大陸華人買家的錢也相對比較容易出來,相比現在當時5萬美元分批匯出還是比較順暢的。因而,當時的情况,大陸買家在這邊買個70、80萬美元的房子基本上是輕而易舉的。”

周飛兵還表示:“不僅前兩年,包括在2016年12月31日以後‘外匯新規’出臺之後,以5萬美元爲單次數額的外匯還是能够出得來,只是通常大家不會在購匯以及外匯單據上標明‘購房用’,而通常標注‘旅游用’,通常這樣做的用戶還是能够成功把錢匯出來,只是在心理上會相對緊張。”

然而,舊金山灣區房地産市場經紀人田霞則表示,來自中國大陸市場的購房資金對灣區房地産市場的影響還是比較大的,她表示,根據前幾年的一項地産經紀統計,灣區高檔社區購買者,來自中國大陸的買家占幾乎四成比例, 目前灣區不少本地居民以及其他族裔的民衆都曾在過去的數年中憂慮會因中國購房熱錢的大量涌入造成灣區房産價格過高的現象,出現類似加拿大的現象。

因而,這項政策的出臺對于計劃通過正常渠道將錢匯出幷購置房産的華人買家來說,的確會産生一定的壓力。不過田霞也表示在海外購置房産對于不少大陸投資人來說已經可以稱得上勢在必行,所以該出來的錢還是會出來,只是途徑和時間上有一些變化。

大陸六成高淨值人群計劃海外購房 美西成首選

北京光明網報道,去年10月28日,胡潤研究院與匯加移民連續第三年發布《2016匯加移民胡潤中國投資移民白皮書》(以下簡稱白皮書)。白皮書基于2016年8月至10月胡潤研究院與匯加移民對240位平均財富2700萬元(人民幣,下同)的已移民、正申請移民和考慮移民的中國高淨值人群進行的專項調研。白皮書指出:中國高淨值人群平均海外金融投資額占平均財富的15%;同時,該人群中有超過六成的人在未來三年有海外投資住房的打算。

調查數據顯示,高淨值人群平均海外金融投資額爲398萬元,占到平均財富的15%。“分散風險”超過“子女教育”重新成爲高淨值人群海外金融投資的最主要原因,占比25%;“子女教育”退居其次,占23%;再次是移民,占22%。胡潤表示:“這份報告的被訪者比普通的高淨值人群更國際化,我認爲他們是中國第一批全球公民,財産的1/3已經用到海外置業和金融投資。”

白皮書顯示,中國高淨值人群的海外投資理念較爲保守。在海外金融投資的方式上,外匯存款的投資比例最高,爲31%,其次是基金15%,保險也有13%。開設海外公司、風投/股權投資等高風險的投資比例不高。

白皮書顯示,未來三年,高淨值人群海外置業的需求市場依然很大,打算在海外配置投資性住宅的高淨值人群超過6成,僅11%的人群表示不打算海外置業。同時,海外置業的服務需求也較大,投資諮詢(53%)是高淨值人群最期望通過海外置業服務機構得到的服務,其次是海外房産市場制度等信息的提供(43%)、海外房産經紀人(32%)等。

2016年,匯加移民研究院和胡潤研究院以教育、投資目的地、移民政策實用性、海外置業、個人所得稅最優、醫療系統有效性、護照免簽、華人適應性八個單項指標作爲評判標準打分,綜合所有數據後,選出了其中排名前十的國家。美國、英國和加拿大成爲最適合中國高淨值人群投資移民的國家,其次是澳大利亞和新加坡,愛爾蘭首次進入前十。

排名顯示,美國西部最吸引中國高淨值人群移民和海外置業,特別是洛杉磯、舊金山和西雅圖,其中西雅圖連續兩年上升,超過紐約進入前三。溫哥華和多倫多連續兩年下降,今年分別位列第六和第十。新西蘭新進前十。英國還沒有受到脫歐等政策面的影響,倫敦依然排名14不變。香港下降4位到第16。(取材網路)

Share from http://today-america.com
ARTICLE BOTTOM A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