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比南戶外追思會,120 位至親好友參加 以歌聲懷念慶祝朱比南圓滿的一生

0
357

( 休士頓/ 秦鴻鈞報導 )一群合唱團和作協的好友昨天上午聚集在Sugerland Memorial Park 參加朱比南女士的戶外追思會,懷念她圓滿成功的一生。朱比南三位傑出的兒子鄭蔚德,鄭蔚勳,鄭蔚崙,皆率其家人前來,大家共同以懷念,祝福及歌聲,追思朱比南圓滿的一生。在簽到簿的桌上,還放著朱比南的堂叔堂嬸中國前總理朱鎔基的電文"請代長叔長嬸轉達對比南去世表示哀悼,對親屬表示慰問"而朱比南的胞弟朱喜善博士的談話更令人動容—-南姐要我們開開心心慶祝她圓滿的一生,所以別逗我哭好嗎?
朱喜善說了許多大家所不知道的朱比南的長處與一些光榮事蹟:他說今天應拍手謝謝朱比南三個孝順而了不起的兒子。他說以朱比南罹患四級胰腺癌能夠存活超過一年,在全世界統計數字只有百分之一,並且在末期是極為痛苦的,在她三個兒子努力下聯合美國第一把胰腺癌名醫把朱比南的生命延續一年半,且其生活情趣絲毫未減,而且很平安而沒有痛苦的走了,這是個奇蹟,也是她三個兒子以及三個兒媳婦的功勞。朱比南是最有成就的母親,她的三個兒子,兩個去哈佛,一個去普林斯頓,三個兒子都是佛羅里達州級游泳選手。
其次,她還是最有成就的老師,她在社區大學鼓勵與幫助學習能力較低學生的熱心是眾所共知的; 她常說她最enjoy 的 是課外擔任導師替學生補習。她了不起的是她在有機、無機分析化學都能幫助學生,是她常以為自豪的。朱喜善說: 以我一個有化工博士學位的弟弟來說,我知道是如何不簡單。
朱喜善還提到朱比南是中國前總理,他們的堂叔朱鎔基最鍾愛的姪女。在中國只有總統總理是終生受秘密警察保護的,他們雖與長叔與勞安嬸( 朱鎔基夫婦) 很親,見他們還是不容易的。朱比南曾單槍匹馬去西山見過他們三次,朱比南過世,朱鎔基夫婦專程來電表示哀悼。
朱喜善說: 我與南姐一齊長大,在她來美國以前,她是朱家的寶,爸媽的寶貝女兒。他們的父親朱鎔堅是台灣的水利專家,他在台灣最後的工作是曾文水庫管理局局長,在各方應酬很多,在一些重要應酬上,朱比南總是最出趟的,而他總是跟班的。朱比南在中原理工學院讀書時曾被選為救國團全國十大傑出青年,那是極大的殊榮,受到蔣經國親自召見的。朱喜善還提到一件大家都不知道的事,那就是朱比南在唸小學時就曾得過全高雄縣歌唱比賽第一名,她那天唱的,他一直認為是朱比南專屬的歌—-「 長城謠」。
當天追思會上莫過於合唱團的好友們以歌聲回憶永遠的朋友,他們一起合唱了「 長城謠 」,「 老黑爵 」,以及「 茶花女的飲酒歌」,而朱喜善的一段"數來寶來憶舊"背從小學到初高中大學的詩書詞歌的"背國文"一段,當年他曾在台大體育館當著千人表演,演完後數位前後校長與他握手,朱比南生前從未看過,朱喜善也一併在追思會上獻給他姐姐和親朋好友看。

Share from http://today-america.com
ARTICLE BOTTOM A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