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中等階層人士淨資産財富暴跌了近一半

0
244

最新研究報告顯示,美國人財富不均情况加劇。這篇研究報告由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的學者約翰-韋徹爾所寫,而韋徹爾曾在住房和城市發展部擔任副部長。

據悉,這份研究報告利用美聯儲消費者財務狀况調查的數據,將1983年至2013年的財富分配情况進行了對比。調查收集了從房地産到股票,到郵票,到硬幣等各類資産的信息,每三年才發布一次。韋徹爾可謂是美國財富分配方面的權威之一,這份調查報告也是分析美聯儲的數據的一系列報告之一。

總的來說,中等階層的人士財富中值縮水了43%。人們很容易將財富與收入混淆在一起,但是它們完全是兩碼事。收入是人們勞動所得,是收入價值流。而財富則是價值儲備。迄今爲止和不斷拉大的收入差距有關的觀點幷不能應用到財富上。但是美聯儲最新調查報告顯示財富不平等情况急速加劇。

1983年至2007年,美國的財富從24萬億美元翻至原來的三倍—-73萬億美元,家庭平均財富從28萬美元翻了一番多至62.5萬美元,家庭財富的中值從8萬美元增加了70%至13.6萬美元,但是同期的不平等程度却基本保持不變,大蕭條引發財富暴跌以及不平等程度激增。

2007年至2010年,美國財富從73萬億美元跌至62萬億美元。截至2013年,又小幅增至65萬億美元,與此同時,家庭平均財富跌至52.8萬美元,家庭財富中值跌至8.1萬美元,與1983年的水平相差無幾。這樣的情况與其他幾次蕭條後的狀况都有所不同,後者出現的財富减少只是暫時的,幷且迅速回升。儘管所有收入階層擁有的財富都有所减少,但是中等收入美國人受到的衝擊最大,這主要是因爲産權及房地産的價值下滑。

潜在的解决方案

能采取什麽措施修復房地産行業呢?財富不平等加劇的主要原因又是什麽?

房地産部門存在的一個關鍵問題是政府努力提供貸款風險補貼。正如哥倫比亞大學教授查爾斯-卡洛米裏斯上周在華盛頓演講時闡述得那樣,房産融資風險補貼一直是且還將繼續是金融系統穩定性的一大威脅。

有權勢的政治利益方游說政府資助房地産貸款,從而允許他們以較少的資本利潤率進行運作。此外,他們還鼓勵按揭貸款,這樣就爲低收入者買房提供了可能。卡洛米裏斯建議逐步淘汰房利美和房地美,幷且將首付款比例要求從3%提升至20%。他還指出,預期資助貸款,還不如幫助低收入群體鎖定長期利率,這樣他們就不會受到貸款成本增加的影響。

卡洛米裏斯還建議通過財産調查來確定補貼額而非按照特定比率補貼。這已經在澳大利亞付諸實踐,在那裏每個人都可以收到7000美元的首購房補貼。這一做法有助于買房者未來供房,穩定了杠杆率。在資産調查基礎上,政府還可以幫助首購房者降低首付款比例。此外,政府還可以减免那些買房者的特定稅收。這些措施都能在不增加杠杆比率的前提下爲人們買房提供補貼。

更低的稅率,更少的監管規定

毫無疑問,减少財富不平等水平最重要的途徑是促進經濟發展,這樣中等階級人們就能獲得更高收入的工作,在收入階梯上爬得更高一些,從而能够買房、償還助學貸款、買車等。

這意味著特朗普總統和國會應該加快稅務和監管改革以提高經濟增長率,而不是將其保持在2016年的1.9%水平。更多的收入將帶來更多的財富,减少不平等現象。而財富的分配可能又回歸歷史常態。

【取材僑報網

Share from http://today-america.com
ARTICLE BOTTOM A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