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南作協專欄:絲路之旅-五泉山之行 -錢 莉

0
262

與絲路上所見其他名山大澤相比,五泉山實在是默默無聞,毫不起眼。可是,提到五泉山,就想起我們的隊友小汪,還有絲路之行中最溫馨和令人難忘的一幕。
多吃少睡,是絲路此行的生活守則。六月一日,黎明即起,瞇著惺忪睡眼,飽啖香甜爽口的蘭州香瓜後,懷著尋幽訪勝的心情,興沖沖地,我們直奔五泉山。
蘭州城郊的五泉山,海拔1600米,相傳是因漢代,也是中國歷史上最年輕的驃騎大將軍,霍去病鞭地生出甘露、掬月、摸子、惠、蒙等五泉而得名。那裏居高臨下,重樓疊閣,林蔭蔽天,環境清幽,除了清冽甘恬的泉水,還有一口金章宗泰和=年(西元1202年)鑄造,高三米,重萬斤的鐵鐘,一尊明洪武三年(1370年)鑄造,高五米,重約萬斤的銅接引佛,及明洪武年間建造,又名浚源寺的崇慶寺。
晨曦迎照的祟慶寺,並不如想像的清幽,山門外琳瑯滿目,店商林立,小販、遊人來去穿梭,很有廟會的氣氛。
聽四周不甚熟悉的隴腔,看黃中泛白、帶紅、帶粉或黝黑的膚色,憨直的笑容,層層的鄉土氣,令人感覺無比踏實。黑磚砌成的廟牆,層疊飛揚的屋簷,雄渾粗壯而富氣魄。古老的泰和鐘,敲響在無數兵荒馬亂中,也敲在太平盛世時。萬斤之重的接引佛,嬝嬝青煙中看搖擺學步的娃兒,亦步亦趨跟著家人學習禮佛,一拜一跟鬥的可愛模樣,也看那年長的一拜不起,仰人扶持的艱辛。一個年代走過,另一個年代接續而起,送走一個顛沛流離,又接來一個兵荒馬亂,千百年來,日子都是這麼過著的。
看著這許多不斷在驚濤駭浪中浮沈,任勞任怨的善男信女,擎香祝禱的虔誠,實在令人有說不出的心痛,天下有「心想事成」這等好事嗎?我忽然憶起甘地說的:「禱告,並不是為了祈求,而是讓靈魂道出它的希望」。想及此,我也就能比較釋然地入境問俗,投下香火錢,再隨善男信女伏地一拜,祈佑他們國泰民安。
走出廟門,時間還允許,就學當地人找塊樹蔭處坐下,觀察熙來攘往的人群。看到老婆婆笑罵兒孫的行樂圖,也忍不住跟著哈哈大笑。驚訝那進進出出的方丈怎地都那樣年青?才發現原來是自己正在老去。還有隨處可見,戴小白帽或頭罩黑絲巾的男女穆斯林,三三兩兩,悠閒地蹓躂著。我看人人,人人想必也在看我,不時有和善的遊人,好奇地來問這早已把異鄉當家鄉的天涯遊子,客從何處來?
準時回到約定地點,卻望眼欲穿不見隊友蹤影,半小時後才見有人姍姍來遲。原來,導遊在第一次宣佈解散後,犯了團體旅行大忌,在隊員沒到齊情況下,連改集合時間兩次,造成全隊二+三人有三個不同的歸隊時間。隊友小汪就在這場混亂中失去聯繫。
等到最後一位隊友歸來,仍不見小汪時,大夥開始警覺事態有些嚴重,地陪更急得如熱鍋中的螞蟻。
大家匕嘴八舌,神情凝重地討論著,結隊才數天的團員,紛紛應用其人生經驗、性格與危機處理能力:有人立即分派隊友,分批往附近所有可能的地方去找,有人前去報警,有人廣播尋人……導遊也以他的專業,建議團隊先行下山,留「地陪」繼續尋找。不料,全體團員不約而同地決定,不見小汪不散!隊友們亳不吝惜地付出關懷,發揮團結互助,人溺己溺的情操,直至遊覽車司機遠在山門之外發現那也正在焦急尋找我們的小汪。
原來,小汪也是在十點半準時趕赴集合地點的那少數人,因在重重人潮中遍尋不見隊友,便往山門外尋覓。
平安歸來的小汪,受到隊友們最誠摰、最熱烈的歡迎。去西寧的火車也總算被我們連跑帶追地趕上。
坐上火車,我們心裏都莫名地覺得,小汪的失蹤,是旅程中最溫馨的點綴。
提起蘭州五泉山,就想起洶湧的人潮,古色古香的鐘樓、鼓樓,白帽,黑絲巾的穆斯林,小汪,及這段溫馨的經歷。

責任編輯 Rinna

Share from http://today-america.com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Chinese (Simplified)

ARTICLE BOTTOM A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