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南作協專欄:阿公阿嬤得獎狀-余國英

0
283

一天,電話鈴驚天動地地響了起來,我火速飛奔過去接電話。
「阿英呀!」老媽在電話筒的那邊哭哭啼啼地說:「我要與妳老爸離婚。」
我嚇了一大跳,急急喊道:「婚姻是終身大事,老爸老媽要冷靜、要冷靜,要三思而後行呀!」
「我己經思之再三。」電話裡媽媽激動得喊聲比我還大:「冷靜不下來了!」
「怎麼回事呢?」我問。
「自從妳替我們到成人學校註冊學習英文之後,妳老爸已經發癡啦,每天非要逼我也得朝九晚七,中午要一人一亇三明治當午餐,晚上全校老師同學走光之後,他還不肯走,害得打掃教室的老黑清潔工每天都要幫忙我們整理好書包才能吸塵掃地,妳看氣人不氣人!」成人班的英語叫做ESL 又叫English as the second language 是給非英語的新舊移民學的。
「咦,媽, 用功讀書是好事,妳不是從小就這樣教導我們的嗎?」我詫異地問。
「家裡沒有人煮飯洗碗,髒衣服臭被單堆積成山...。」老媽怒道。
「老爸、老媽,你們看這樣好不好?」我想了一下,靈光突然一閃,說道:「以後每天上午做老爸要做的事,去讀英文,下年做老媽認為重要的事,整理家居、煮飯買菜,如何?」
媽媽不響,贊成了!
「這個...。」老爸說。因為老爸“這個”不下去,也通過了。
我對我調解的本領十分得意。
可惜得意不久,老媽又打來一通電話。
「阿英呀,現在不離婚不行了。」老媽在電話裡尖聲地說。
「慢來,慢來,又怎麼了?」我問。
「老爸因為要準備他下個月成人班舉辦的朗誦比賽,成天逼我聆聽他朗讀他的英語文章,我的精神就快要崩潰了!」老媽在電話裡大哭起來。
「老媽,妳不愛聽,要老爸讀給別人聽,不就行了。」我息事寧人地說。
「讀給誰聽?」老媽反問道。
「鄰居、朋友、同學...。」我列舉了大量的可能性。
「哼,這樣下去,沒有人願意做我們的鄰居、朋友及同學了!」老媽很有把握地說。
「事情其實很簡單...。」我才張開口。
「妳的缺點就是頭腦太單純,事實沒有妳想像的簡單。」老媽很生氣地罵我。
事情果然不簡單!因為後來我那做女醫師的小妹也開始了抗議,說老爸不能對她、對她的護士、更不能對她的病人們朗誦。
「可憐人家已經生病了,怎麼受得了老爸的朗誦呢?」妹妹說。
最後,足智多謀的我們一致公認老爸應該對著錄音機練習,不但自己可以聽了改正,還可以帶給老師改正。
皇天不負苦人心,老爸在眾多老中、老外的競爭中脫穎而出,得了首獎。
更幸運的事,還在後頭,ESL成人英語班裡學生有白、有黃、有黑也有西班牙,結業的時侯,老爸居然以優異成積畢業,因為老爸的表現特殊,老媽因此也得了一個PHT的獎狀,Push Husband Through,就是獎勵老媽幕後之功。
「看中國老先生多行!」老爸得意地說。
「都是中國老太太的功勞!」老媽也笑嘻嘻地,非常高興。
「咱們中國人太光榮啦!」我見兩位老人家像唱雙簧一樣,就在一邊附和湊趣,花花轎子人擡人嘛,不擡白不擡。
老爸老媽各得獎狀,真是人心振奮,皆大歡喜。

責任編輯 Rinna

Share from http://today-america.com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Chinese (Simplified)

ARTICLE BOTTOM A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