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大選的另一輸家:川普

0
402

劉屏

法國總統大選結束,39歲的中間派馬克龍脫穎而出,成為法國歷來最年輕的總統。只有二百多年前的拿破崙比馬克龍更年輕就執政,不過那是亂世,拿破崙發動政變建立專制體制,再以35歲之齡成為法國皇帝。

站在大西洋彼岸觀察,對美國而言,這次法國大選有兩大意義,一是阻擋了極右派的攻勢,一是媒體沒有隨著網絡駭客背後的惡勢力起舞。

從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到法國大選,不到半年,極右派在歐洲至少敗陣兩次,一次是奧地利的總統大選,一次是荷蘭的國會選舉。到了法國大選期間,極右翼的「國民陣線」候選人勒龐女士聲勢很旺,進入第二輪投票,且民調一度顯示她獲得42%的支持,大有「川普現象重演」之勢,但終究以33.9%對66.1%敗北。法國《解放報》說,這個結果顯示「自由精神贏得勝利」,也就是「向那些有排外思想的人宣告:法國不需要他們」。美國《紐約時報》則刊登一幅漫畫,一邊是法國人舉著標語牌,寫的是「向民粹說不」;另一邊是德國總理梅克爾夫人與美國總統川普觀選,川普說「永遠不能相信法國人」。

馬克龍支持區域統合,川普不會喜歡這個結果。德國將在今年秋天大選,梅克爾夫人的對手和她一樣,都主張維繫歐盟,這與馬克龍的立場是一致的。於是:英國脫歐到川普當選,是比較極端的一派當道;奧、荷、法、德選舉,則是較溫和的聲音成為主流,美國甚至有專家認為馬克龍當選是「正面反擊川普」,是「隱性的挑戰川普,顯性的挑戰川普的意識型態」。

去年川普勝選後,勒龐不但是最早道賀的人之一,而且還趕在川普就職前跑了一趟紐約的川普大樓,目的就是借重川普的光環。川普當然也希望勒龐當選,法國第一輪投票前夕,巴黎警察遭到恐怖分子殺害,川普的評論之一是「對勒龐的選情有幫助」,他也公開讚揚勒龐「在邊界問題上是很強硬的」。

相反的,馬克龍邀請美國的氣象變化專家訪問法國,還公開說「你們的新總統對氣候變化這件事是極端懷疑的」,顯然馬、川的觀點南轅北轍。

面對俄羅斯總統普京,川普覺得惺惺相惜;馬克龍主張強硬對待普京。這又是川、馬立場迥異之處。

普京曾在莫斯科款宴勒龐,明擺著支持勒龐。而法國大選最後投票日前夕,傳出俄羅斯駭客侵入馬克龍的網站,令人想起美國大選時,傳出俄羅斯駭客侵入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的競選網站。兩件事對比,耐人尋味。不管怎麼說,馬克龍不對川普的味,再明顯不過。當然,身為國家元首,兩人都必須有所克制,所以川普打電話恭賀馬克龍,馬克龍更是小心翼翼,最後一次大選辯論時,馬克龍沒有按照事先排練那樣把勒龐與川普相提並論。

法國大選是在周日投票,在上周五晚上,傳出消息稱馬克龍的競選網站遭到大規模駭客攻擊。然而法國媒體全未報導(社群媒體另當別論),直到本周一晚上才陸續報導,那時馬克龍已經當選了。

法國媒體何以如此,可能是因為被駭數量大的離譜,可能是因為曝光的時機太過敏感,可能是媒體覺得需要查證。不管是什麼理由,總之法國媒體決定不加理會,也就是說,法國沒有落入敵人在美國大選時布下的圈套,蓋傳聞俄羅斯駭客入侵希拉蕊的競選網站時,媒體大幅報導,支持希拉蕊的人指稱川普陣營與俄羅斯合謀,支持川普的人則指稱這是有心人故布疑陣以抹黑川普,各方相互抨擊,不但難堪,而且選戰失焦。這回法國人不理駭客,簡直是蔑視駭客背後的惡勢力,等於給美國(及其他國家)媒體上了一課。

2017,0509

Share from http://today-america.com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Chinese (Simplified)

ARTICLE BOTTOM A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