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愁前路無知己

0
1630

我自覺一向不是一個太樂觀的人,所以在剛聽說本地華人出了一個自己的候選人的時候是完全不抱希望的。因爲稍微把自己代入想像一下,都會覺得有千重事萬種難,家庭孩子工作,人到中年,這需要有多少勇氣下多大决心懷多高覺悟。然而沒過幾天就看到了正式的宣告,那是第一次看到Lily的名字。

 

接著就是招募義工的廣告,不是沒有動心,但仍然被無數繁瑣俗務阻止,所以眼睜睜看著義工骨幹們第一時間挺身而出,自己却仍然只是旁觀。

 

第一次動起來是Lily在二月萬馳的第一次見面會。很理解大家都忙,于是從不自覺爲參加人數擔心,到不自禁跑去充人場。到了那裏,當然沒有人山人海,但不大的場子幾乎全滿,看到Lily在上面目光堅定語氣沉著,感受到左右不認識的朋友眼含期許面帶微笑,忽然很慶幸自己彼時彼刻正在彼處,雖然完全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麽,能做多少。

image001

 

二月在第一次Mustang Square Planning and Zoning 委員會的聽證會上,我和Lily分別發言,是不謀而合的一次“幷肩戰鬥”了。

 

第一次參加義工掃街講座是在三月初。這次幾乎全滿了。一個禮拜六的上午,在密密麻麻的孩子課外班和無窮無盡的家務事的籠罩下,有一間華裔的教室,不時有人員進出,因爲需要不停地往裏面搬椅子。最後,那間教室所有過道被椅子完全填滿後,後來者只能站著聽講了。那間擁擠的教室裏,一群老大不小的學生全神貫注的聽著記著問著,乍暖還寒時節,那裏有一團火在燃燒,以至于講座結束,大家組隊去做第一次掃街嘗試的時候,在我眼裏每一個離開教室的人背後都閃著光。Lily說每一個義工都是火種,那我看到的一定就是大家的熱情燃燒時發出的火光。這火也把我燒得再也坐不住,爲孩子的教育爲Plano的未來爲自己的聲音被聽到,終于再難只是觀望。

image004

 

在這樣一次一次的驚喜後,也算見過了世面的我終于淡定了不少,雖然,仍然一次次被從Dallas, 從The Colony, 從Flower Mound, 從Allen,從整個DFW各個角落涌來的義工所感動。每一次相遇,真的就像久別重逢。投入越多,越恨自己能力有限。時間越長,越提醒自己要更加努力,否則怎麽對得起同行的那些老的小的熟悉的陌生的全情投入的面龐?

 

不是沒擔心過有一天我會忘記所有的細節,但我堅信那張我們簇著Lily的合照將永遠被所有人珍藏在心底,那是我來到异鄉這許多年所經歷的最美的春天的定格。

image005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烟雨任平生。笑望向來蕭瑟處,前行,天下誰人不識君。

 

作者注:“君”也泛指我們關心自身權益幷爲之努力的每一位。

 

(Lily 競選團隊供稿, 作者紅脖子)

Share from http://today-america.com
ARTICLE BOTTOM A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