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殘暴侵華的血淚回憶 -為紀念盧溝橋「七七」事變八十週年而寫

0
292

曹志源

編者按︰本文作者曹志源教授,自本報發行以來惠賜宏文,每多卓見。為讀者所共識,其巨著「國運與人生」內容豐富,精彩動人。去年2016年復獲「僑聯總會文教基金海外華文著述獎」,新聞寫作評論類第一名。今又以高年回應本報囑稿,憶述往事,言簡意賅,發人深省,為歷史作証,彌足珍貴,特此鳴謝。

【前言】日本自十九世紀中葉「明治維新」,富國強兵有成,一躍而成為東亞強國以後,即師法「西帝」「霸道」,在亞太地區興風作浪,圖擴充領域,搜括資源,奴役侵略弱勢鄰邦,向世界強權進軍爭霸。首先吞食「朝鮮半島」,引起中日甲午戰爭,時(十九世紀末年)中國在滿清統治下朝政腐敗,積弱不振,被日本新興軍國主義海軍打敗,受盡壓迫屈辱,派李鴻章率領庸臣多人去日本訂立了「馬關條約」(1895),割地(台灣,澎湖…)賠款(相當於日本多年全國預算,即等於由中國出錢撫養了日本全國多年)。日本隨後進窺中國東北,又引發了列強蠶食中國的「利益衝突」,發生了「日俄戰爭」(1904-5 年間)(居然是在中國領土上互轟,打鬥)。「帝俄」失敗, 「日帝」從此如虎添翼,窮兇極惡…進軍我東北,奴役我同胞,強姦我婦女,搜括我資源…又藉故生事,製造了「九一八」(1931)事變,正式強佔我東北大地,為圖永久控制,後又利用漢姦和已廢的滿清「末代皇帝」溥儀,成立傀儡政權「滿洲國」…然後向關內華北地區發展,不斷挑釁製造事端,「得隴望蜀」…使那時「革命尚未成功」,正在南方發奮圖強,復興民族,還未站穩腳跟的「國民政府」疲於應付,更迫不及待地製造了所謂「七七事變」(即1937 年7 月7 日河北宛車縣盧橋事件)…日本侵略軍鐵蹄縱橫,到處血腥搜殺,姦淫擄掠,無惡不作。其強勢空軍,尤肆無忌憚,空襲我全國城市、小鎮和人口集中地區。筆者時年九歲(1937)。學校在湖南益陽小鎮(蘭溪,桃花崙)亦難倖免,其臨空投彈時天崩地裂,血肉橫飛,火光四起之恐怖,較所謂「世界末日」,恐猶有過之。其違背國際公法濫殺無辜,虐待平民,搜括財富,破壞安寧,施放毒氣(如南京大屠殺等等)。較希特勒之以煤氣窒息百萬猶人,或值之於”集中營”,奴役餓斃,病死者有過之而無不及。(註1)

個人歷患處境︰

筆者可說就是在上述日軍所加諸中國人民的苦難和恐怖中長大。從「七七」九歲(時在小學),初期戰爭還在遠方,除偶見日機臨空飛過,和學校老師,家長讀報後偶爾講述,日軍殘暴事蹟,聽後一知半解,不知其嚴重後果。記憶中還不能忘懷之事,如日機第一次來我縣益陽轟炸,天崩地裂,恐怖如地球末日。肝為之裂,及後來的頻襲轟炸,對資江沿岸碼頭,學校,商場,低空以機槍掃射,彈如雨下,個人三次逢凶,同學及過路人群,樹下藏身伏地躲避,親見身旁同胞同學,勞工,挑伕,不幸中彈殞命,或頭破血流,滿身泥土,戰抖呻吟驚叫,而身心麻木,呼吸困難,不知是生是死者久之。雖倖免於難,然其後遺恐怖驚悸「聞機起懼」的心理創傷,至今未癒,時有惡夢出現…此其一!(註2)

這時我家叔兄,分別以筆桿槍桿,追隨國人,積極投入了抗日陣容。作「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的報效。(註3)

到了我初中畢業(1943),上述被日軍佔領淪陷返同胞們的苦難,悲哀,無奈…已降臨到我的家鄉。(算是內地的湖南,益陽)。雖然這時已因日本偷襲美國珍珠港事變,引起了美國參戰,中美空軍聯合作戰,已減少了日機空襲,日軍在南太平洋,東南亞已陷入四面楚歌的困境,其天皇和軍閥頭目,乃妄圖與中國妥協,集中力量

,對付美國。賴我最高領袖蔣介石委員長之英明領導,堅定抗日,不屈不撓,雖已滿目瘡痍,師老兵疲,經濟頻於崩潰。絕不被日寇所惑,而決心冒險犯難, 「以吾人數十年必死之生命,立國家億萬年不死之根基」(筆者後來在軍中「步兵操曲」

上的標語) 「抗戰到底,爭取最後勝利」。而日本向國民政府謀和碰壁後,老羞成怒,於1944 年以最大暴力,也是強弩之末,向重慶施壓,發動了迴光返照式的一號猛攻。湘桂失陷,兵臨後方貴州。蔣介石發出「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的悲壯號台呼籲智識青年「振臂而起,挺身衛國」。筆者與同學熱血響應,相率從軍。間關跋涉,赤足草鞋,徒步奔馳,參加了「青年遠徵軍205 師」,在貴州修文縣(王陽明被貶謫於逐去的龍場驛)入伍受訓。至1945 年七月,日本本土在美空軍轟擊,海軍在太平洋受挫,東南亞,滇西侵略軍被我英勇駐緬遠徵軍班師回國反攻打擊…已開始潰敗。我所在的205 師(師長為劉安琪將軍,來台後為金門防守司令,陸軍總司令),正奉命待發,參與「反攻桂林」之戰時(1945 年八月初),兩顆「原子彈」搶先屈敵…日皇裕仁終於在全國徬徨,不知所措,而盟國「無條件投降」的訓令頻催,放下武器,以免招致全國毀滅的壓力下,接受了菠茨坦投降宣言(包括蔣介石、羅斯福、丘吉爾此前(1943 年),在埃及開羅會議的決定︰ 「日本無條件投降後」其先前從中國侵佔的領土,包括東北各省,台灣,澎湖及其鄰近島嶼,必須歸還中國)勝利狂歡,驚天地而泣鬼神,也沖昏了不少人的腦袋! 中外文獻,歷史記述,汗牛充棟,恕不於此贅述…(註4)

【後語】︰

本文承美南報系朱社長和編輯部同人懇囑草成。筆者因年邁和家事繁忙,全憑記憶,揮筆倉促成篇。未經查考修正,對時事人物難免筆誤,但所言均發自內心深處,有

不堪回首之痛。觀今「日相安倍晉三」等日本軍國主義和帝國主義者復活,躍躍欲試,重返侵略野心,如朝拜當年屠殺華人,罪大惡極群魔陰魂所在的「靖國神社」,而世界綏靖人士視而不見,任其橫行,甚至墜其陷阱,助紂為虐。一如二戰前,

英國首相張伯倫之誤信希特勒「和平」允諾者然,頗令人為世界三次大戰,甚至「人間末日」之將至而憂愁不安也!

至台灣自去年五二0 以來之變局動亂,如不重歸「一中」,開誠佈公,朝「復興統一」的目標邁進,其潛在危機,恐將軀斯民於水火,萬劫不復…其決策人物當局,應承擔後果之責任,難辭其咎! 台獨乎? 內戰乎? 其深思而熟慮!

註釋參考︰

(註1)前總統馬英九在「台北七七抗戰八十週年會」上演說,對日本侵華屠殺我華人幾千萬(包括佔領台灣期間殺人數十萬),極盡奴役搜刮之能事,有極為真實的簡要敍述。

(見七月七日聯合報專欄)。又關於總個抗日史蹟,有歷史學家黎東方,吳相湘,英國牛津大學教授米特(RANA MITTER)著「被遺忘的盟國」及美國哈佛大學中國近代人物研究學者JAY TAYLOR(陶涵)著「蔣介石與近代中國的奮鬥」…均精警可讀。

(註2)詳情見筆者早年專著︰ 「少年行」(台北中外雜誌1986 年連載發行),該書被台北教育當局推薦為佳作,香港學生讀者票選為1991 年十本好書之第四。

(註3)見拙著︰ 「國運與人生」有關文字圖片。

(註4)見註1 及拙著「少年行」, 「國運與人生」。所述皆真知和親身經歷感想,重溫舊事,不勝今昔滄桑之感! 俱往矣! 祖國復興,世界和平…人民幸福,有待明日聖賢,英雄,學者和大家共同努力!

Share from http://today-america.com
ARTICLE BOTTOM A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