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當下 ——-紀念圓果法師圓寂十週年

0
24

(本報記者秦鴻鈞)圓果法師逝世十周年了。當華嚴蓮社的上上下下,在現任住持乘瑄法師的帶領下,每周認真的修學佛法,但一提起休士頓華嚴蓮社的創始人圓果法師,蓮社的老人們無不紅了眼眶,整整十年了,華嚴人沒有一日忘記她,尤其不能忘了她的離世,對我們生命的啓示——
記得2007 年12 月 8 日的下午,我在休士頓西北區參加一場美國三軍陣亡將士的紀念活動,一直忙到下午三點多,我拿著尚未 吃的午飯到附近的妹妹公司用餐。才吃一口飯,就接到楊妙雲師姐打來的電話,告訴我圓果法師往生的惡耗,一口飯哽在喉嚨,當時還來不及悲傷,只覺得不能置信。
圓果法師怎麼可以就這麼走了?連續幾週來,我隨著蓮社的佛友忙的團團轉,整個人像被掏空了,像行屍走肉,有一天,當我踏入華嚴蓮社的圖書館,看到架上一排排書,才開始流淚,法師今生再無緣看到這些書了,而我當初,就是從借書與圓果法師結緣的。
我雖然向圓果法師借書,但一直未參加「 華嚴蓮社 」 的法會,一直到2006年 3 月 17 日,父親往生,我到華嚴蓮社做七七,才開始正式與「 華嚴 」結緣,從此圓果法師嘹亮的誦經聲及梵唄聲,充溢了我每個星期天的晨昏,追思父親的黯然與神傷,在盧舍那佛的莊嚴法相下,化為肅穆的心情。十多年來斷斷續續聽經聞法的學佛日子結束了,我成了每周定時來報到的「 華嚴蓮社 」 門下的一員。
也因為每周來報到,深入「 華嚴蓮社 」 這個大家庭,才發現這是個「 寬容温暖」 的團體,從師父以降,也許是多年來的耳濡目染, 「 華嚴人」 少了很多世俗味,譬如在這裏擺牌位,做七七,在台灣一般寺廟動輒數萬元,而圓果法師只收象徵性的三十元,她是讓拿不出錢的窮人家的子弟也能盡到人子的「 慎終追遠 」之道。
休士頓華嚴蓮社,很多信眾,都是從多年前Corporate 時代,就跟隨圓果法師。法師帶領大家共修、禮佛、講經之外,因為場地逐漸不敷使用,還做了購地,建蓮社道場的偉大計劃。可惜那時我無緣恭逢其盛,也未盡一分心力,待我踏入「 華嚴蓮社 」 的大門,已成了「 後人乘涼 」的「 收割派 」。在我與圓果法師短短相處的九個月時間中,我看法師像個十項全能,既講經說法,又外出助念,她親自採購,在周日法會上做菜給百餘信眾吃,又要負責典座。我們那時只一再提醒法師,要注意身體,不要太辛勞,卻不知真正造成她巨大壓力的不是肉體的辛勞,而是精神上龐大的借貸壓力,而我那時竟然茫然不知。偶爾提及一些募款計劃,也被道場的先進斷然拒絕。他們說:「 法師從不准信徒向外募款」,法師常說:「 自己只要能力所能及的就盡力去作,絕不可增加人家的負擔,自己發心才可貴。」
跟法師學習的日子是多麼快樂,我從未見一位法師唱「 華嚴字母 」,像法師這麼好聽,法師漂亮又嘹亮的唱誦聲,曾讓多少信眾在霍然間開悟。法師對待信徒,不分親疏,一視同仁。有時在法會上,我因為前一夜睡眠不足,常咳個不停,一段章節誦畢,我看見法師回頭,深深注視坐在後排的我,眼中充滿了憂慮和關懷,中午吃飯時間,法師把我叫去,拿了一罐台北弟子供奉她的「 粉光參 」給我,「 我喝了很好,你拿去喝喝看!」,我感動的說不出話來。法師的「 粉光參 」 果真是「 極品 」,我一罐未喝完,已聲如洪鐘,中氣十足。
法師往生前一個月的周六下午,我正為到處跑新聞弄的緊張不已。此時,手機忽然大作,我沒好氣的接起電話,居然是圓果法師:「 鴻鈞!我今天做了素肉圓,就是你沒吃到,我幫你留了,趕快來拿!」。我趕到蓮社,廚房內外擠滿了義工,大家都在為明天的法會,洗洗切切,忙的團團轉,只有我,什麼事也沒幫,跑回來拿吃的。而法師一點也不在意,她熱情的交給我好幾個素肉圓,連沾醬都細心的分罐包好,我慚愧的低下頭,多願這一刻就是永恆,而僅僅一個月後,法師就毫不留戀的撒手離我們而去。
蓮社有一位Linda 師姐,事後對我說:「 法師的經濟這麼緊,居然借給她錢去買車」( 她因為Credit 不夠,貸款不下來 ) 如今法師忽然走了,沒有人知道這檔事,她可以不還,但她一定要還。她還告訴每一個人,圓果法師就是這麼「慈悲 」,連「 借據 」 都不要她的。
從雜誌上數位法師的介紹中,我們得知法師數十年來弘法、度眾,荷擔如來家業的經過,她是這麼猛精進,有大丈夫氣派,而對我們這些蓮社的信眾來說,她更是凝聚大家向心力的一塊基石,法師的遽邇離去,很長一段時間,大家心裏悵然若失,茫茫終日。雖然說「 依法不依人 」,但我們與法師的一段因緣,那留駐心頭的點點滴滴,真是筆墨難以形容。
每當走入蓮社的圖書室,看到法師的遺照,那麼慈悲、熱情的凝視我們,就像她生前一樣。看著,看著,我忽然感覺法師的眼角泛出淚光,那是對我們的不捨和叮嚀。就在這個房間,我誓願要讀盡這些寶貴的大乘經典,就在這個房間,法師親手交給我「 大佛頂首楞嚴經 」,她期待我要精進,努力學習。
圓果法師以她短短的五十四載生命向我們示現了,她如何堅毅的荷擔如來家業 ( 弘法的家務,和利生的事業),她如何以菩薩的慈悲喜捨,隨緣度眾,她如何以五地菩薩修學五明,隨機方便引導眾生修學,使眾生獲得佛法的利益,她更以她的遽邇離世,告訴我們「 死生事大,無常迅速 」,生命不在自己手裏,人生無從規劃。「 人命在呼吸間 」,我們應「活在當下 」,珍惜眼下的每一天,愛惜光陰,努力精進,效法圓果法師的無私和大愛。能做到這裏,她那充實的、有價值的五十四載生命,在歷史宇宙的無盡洪流中,在信眾的心目中,即是長久,即是永恆。

Share from http://today-america.com
ARTICLE BOTTOM A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