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爾的摩拯救食物 再思食物意義

0
25

剛過去的週五陽光明媚,中午時分筆者如常下樓、前往一街之隔的巴士站,正要去市中心採買食材。經過大樓旁的教堂,一個白人男人對筆者說:「……免費食物……」生活在巴爾的摩,每每外出總會遇上陌生途人詢問「有沒有零錢」、「可否送我午餐」,筆者沒有仔細聆聽對方的話,心想大概是想討食物的人,便簡單回答:「對不起。」過了馬路,等待巴士期間,那個男人再向一個騎腳踏車的路人說:「我們有免費食物,你可以隨便挑選喜歡的。」筆者心裡怪不好意思的,沒有細聽男人的話,居然將派發免費食物的義工,當成討食物的人。

六地點贈送新鮮蔬果

一邊吃著蘋果,一邊向途人呼喊「不用買,免費食物」的棕髮男人,腦後盤一個小小的圓髮髻,留一臉鬍子,年約三十歲。他是Matt Burke,在巴爾的摩免費農場(Baltimore Free Farm)擔任義工近六年。

Matt說:「我們一星期去巴城的不同地點派發免費食物,原定週五安排前往Grace Baptist Church,但是今天中午那邊進行葬禮,我們唯有取消活動。可是我們收集到許多食物,剛好我們需要來St John’s United Methodist Church準備週六晚上的籌款晚宴(Baltimore Free Farm’s 7th Annual Fancy Dinner),於是順理成章在這裡贈送食物。」

巴爾的摩免費農場位於Hampden,是一個關注健康食物的社區農場,他們有多個推廣健康食物的運動,其中一個是從2012年開始,逢週三的「拯救食物日(Food Rescue Day)」,去年「拯救食物日」擴展至每週五天,並獨立發展為「巴爾的摩拯救食物(Food Rescue Baltimore)」項目,計劃未來增加派發食物地點至十二個。

五個固定的派發地點,分別是週一Seton Hill的The Land Of Kush、週二Sandtown的Yo! Baltimore West、週三Hampden旳巴爾的摩免費農場、週四Reservoir Hill的Dovecote Café、週五Coldstream Homestead Montebello的Grace Baptist Church。最新消息是1月31日(週三)開始,Broadway East的Yo! Baltimore East將成為第六個定期派發點。活動詳情可瀏覽foodrescuebaltimore.org。

Matt指出:「我們盡量選擇前往沒有鄰近超級市場或是較弱勢的社區,我們沒有嚴格限制取用者的家庭收入,任何人都可以拿取免費食物。每次派發活動,大約吸引二十四至六十人來挑選,每週最少接觸超過一百位市民,有的是領取食物券的、有的是中產階級。」

Matt進一步介紹:「我們有大約五十位義工,每星期輪流協助食物派發活動。巴爾的摩免費農場和Dovecote Café是推行時間較久的派發點,不少居民活動開始前一小時開始排隊,不用四十五分鐘,幾百磅的食物便贈送完畢。至於其他新加入的派發點,食物約兩小時也可以全部送出。」

週五中午的免費食物有很多,包括茄子、櫛瓜、青椒、紅椒、木瓜、麵包、酸乳酪、秋葵、四季豆、蘋果、菠菜、櫻桃蕃茄、蘆薈、薑黃、佛手瓜、朝鮮薊。翻查機構的臉書分享和過去新聞報導,有時候還有各種香草,像迷迭香、薄荷、羅勒等,甚至涼薯、山藥、寶塔花菜、飛碟櫛瓜、抱子甘藍、馬鈴薯、芹菜、蘆筍、蘑菇、紅石榴、茫果、柿子、桃子、香蕉、檸檬、早餐穀物片、果汁等等,其中更不乏有機食品。

冷清的十字路口行人道,很快聚上一些民眾。附近居民攜帶環保塑膠袋或紙箱,很自律地拿了適當份量的食物,便在機構的紀錄冊上填寫個人姓名、郵政編碼及家中人口數目。很快各個盛戴食物的紙箱和塑膠盒便空空如也,紀錄冊旁邊的捐獻罐子也放滿居民捐款。Matt透露,每次贈送食物平均獲得$15捐款,數目雖然不多,但還是可以幫補義工司機的油錢支出。

住在對街的女住戶拿了兩條綠櫛瓜、五條長茄子、兩個朝鮮薊,她表示:「雖然蔬果表面有一些瑕疵,但是調烹後的口感與超市新鮮購買的分別不大。」另一個住在幾街之外的男居民取了一袋當日過期的罌粟籽麵包,他說:「很多時候我在超市購買的麵包,也是過了最佳食用日期好幾天才吃完,過期麵包用微波爐加熱三十秒還是軟軟的。」

當然不是每一次的活動參與者也如此守禮,Matt回憶道:「曾經有人大量地拿走同一款食物,我只好禮貌地提醒對方,請考慮後面排隊的人。」

貌醜食材營養不減!

筆者很好奇,這麼多的食物是從哪裡收集的?Matt回答:「我們有幾輛小型貨車,每星期去Jessup的批發市場Maryland Wholesale Produce Market三至五次收集『次等食物(Number 2 Food)』。此外也有社會企業、零售商捐贈食物給我們,包括社企Hungry Harvest、有機超市Mom’s Organic Market、Trader Joe’s、Roots Market等,一星期收集約3000磅的食物。」Matt再解釋:「『次等食物』是指沒有完美外表,但不影響食用的食物。例如一個有斑點的蘋果,大部分消費者不會選購,零售商自然拒絕向批發商購買這類次等食品,美國有近四成不完美食物被棄置。」

Hungry Harvest是一個總部位於巴城的拯救食物社會企業,向農場收集不符合銷售標準――尺寸太大或太小、外表奇形怪狀、顏色不漂亮――或過剩的農產品;與批發商合作,回收賣不去的食品,再以網購送貨,或在學校、社區中心設臨時攤位,以低於市價再出售,讓大量外貌欠佳、富營養價值的食物不用被棄置堆填區,也使消費者多一個額外選擇。同時Hungry Harvest也與不同機構合作,贈送過剩的農產品,其中巴爾的摩免費農場便是受惠機構之一。

巴城不像台灣和中國的大城市,家附近總有步行距離的超市、菜市場或雜貨店,購買新鮮食材十分方便。2015年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研究指出,有四分一的巴城居民因為低收入、沒有擁有汽車及不鄰近超市,而缺乏有營養的食物,「巴爾的摩拯救食物」正能夠幫助更多居民獲得新鮮蔬果,而生活較優裕的華人讀者也可以深思「樣貌欠佳的蔬果」和「過期食物」是否真的需要丟棄?

Share from http://today-america.com
ARTICLE BOTTOM A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