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终人未散  一点见孤星

0
6835

 —写在莫言六幕古装剧《霸王别姬》演出大获成功之后

文:盖军

2018年2月17日是中国传统的农历大年初二,当晚七点三十分,位于美国休斯敦的“史坦福表演艺术剧院” (The Stafford Performing Arts Theatre )灯火辉煌,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先生授权的作品《霸王别姬》正大幕拉开,隆重登场。

365天的艰辛排练和筹划,当晚将凝缩成两个半小时的视觉飨宴,奉献在观众面前。

IMG_2729

此次莫言先生的六幕古装剧《霸王别姬》是美国的首次公演,莫言先生在演出前特别为剧组发来视频,感谢休斯顿狂飙剧社、休斯顿华星艺术团把《霸王别姬》搬上休斯顿的话剧舞台,向所有演职人员表示感谢,并预祝演出大获成功。

2月17日也适逢莫言先生生日,休斯顿狂飙剧社也藉此剧向文学大师表示最崇高的敬意。

mmexport1519157659677

演出一幕幕的进行,时间似乎静止,两个半小时之后,当大幕再次拉开,眼前看到的,耳边听到的则是激动人心的一幕,剧院观众席上座无虚席,掌声、欢呼声不绝于耳,观众纷纷起立为演员喝彩,久久不愿离开。

在舞台上指挥调度的鲍玲副导演,眼泪夺眶而出,她说不出眼泪为何而流,只是这一瞬间,一种复杂的情绪难以抑制,一年来的往事历历,涌上心头……

这是一部难度很大的剧作,朱安平导演当初决定选择莫言先生的这部《霸王别姬》是出于两个原因,一是这部戏和现代人有着密切的关系,让历史折射现实,让现代照亮历史,以史鉴今,以今明史,是上演这部戏的初衷,包括戏中的用词用语,其内容和形式以及表现力都相当的特殊,也是该剧的魅力所在,此外,《霸王别姬》让我们看到了莎剧的影子,古典、唯美,不分古今,不分中外,闪耀的是千年不变的人性光辉。

暌违十年,朱安平導演将《霸王别姬》作为自己的收官之作,不仅是对自己的一次挑战,也是把执导此剧作为人生的毕业答卷。

演出结束,剧组收到了如潮的评论和微信留言,一位休斯顿的观众称,如此少的演员,能撑起一台两个多小时的大戏,的确令人佩服。休斯顿能有这样好的演出,完全出乎人们的意料之外。

的确,几位主要演员的表演在经过一年的淬炼后,已经完全入戏,娴熟自如,人物鲜明独立,表演专业严谨,可圈可点,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项羽是一位名垂千古的悲剧英雄,虽功败垂成,但却名留青史,重情重义却儿女情长。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原天津人艺演員的辛建以稳健大气的表演将霸王这个痴情英雄表现的淋漓尽致,再现了项羽“红粉消磨英雄志,夕阳斜照霸王旗”的悲剧命运。

在许多人的心目中,项羽是个气盖山河,力能扛鼎的脸谱式的英雄,但该剧的演出中,项羽不仅仅是一个铮铮铁骨的的霸王,也是一个血肉丰满儿女情长的江东才俊。项羽身上的“童心”是他最可爱的地方,也是他的致命伤。在本剧中,英雄被赋予了多元的性格色彩,也让现实中的我们重新来定义英雄。

IMG_2728

毕业於北京舞蹈學院的王奕童饰演的虞姬,有着倾国倾城的美貌,年轻妩媚,她和项羽出生入死,矢志不渝,对项羽衷心不二。剧中不仅有大量的独白对话和唇枪舌战,在剧尾的表演难度更大,虞姬抽出项羽鞘中的长剑,翩翩起舞,慷慨悲壮,拔剑自刎。王奕童的表演,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水光流泻,顿时把全剧推向高潮,随着悠扬激荡的音乐响起,鸟儿双飞而去,耳边似乎回荡的是霸王的《垓下歌》,力拔山兮气盖世。 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 虞兮虞兮奈若何!

IMG_2735

IMG_2736

郭枫饰演的吕雉,用朱安平导演的话来讲“吕雉这个角色就是为她量身定做的”,吕雉作为历史上的一位名女人,她敢爱敢做,心狠手毒,对权利和男人有极强的控制欲,同时为了追求项羽不惜飞蛾扑火。原济南军区下属文工团独唱演員,有着深厚表演和歌唱功底的郭枫,在表演时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包括声音的顿挫转折都控制的非常到位,张力十足,将这个充满了人格矛盾的吕雉刻画的入木三分,仿佛在千年前的吕雉身上看到了现代人的影子,因此称吕雉是“披着古装的现代女人”一点都不夸张。

IMG_2726

范增的扮演者高勇曾任职內蒙赤峰京剧团演员。2007年在《原野》中成功扮演仇虎一举轰动休斯頓。范增是一节忠臣,对项羽是忠心耿耿,但项羽儿女情长,一意孤行,残酷的现实,只能让范增呼叫苍天,哀求明月,祈求大楚国的列子列宗,无奈中只能发出“竖子不足与谋”的悲凉感慨,最后以死明志,高勇的扮相沧桑,白发凌乱,老态龙钟,蹒跚踉跄,他时而激昂,时而愤怒,时而颤抖,时而迸发,男低音的功底而以高音亮相,可谓余音绕梁,荡气回肠。

IMG_2722

此外,传承中国文化,让更多的华二代來了解中国的古典之美,也是此剧传播的意义。侍卫扮演者辛星宇目前正就读美国高中,通过辛苦的排练演出,他认真地背诵台詞,并且投入大量的时间来了解中国古代的这段历史,在舞台上,他认真投入,一丝不苟,在学习中不断成长。

mmexport1519157662254

回顾一年来的排练可谓跌宕起伏,期间经历了休斯顿历史上前所未有的HARVEY重大水灾,一些演职人员的家里被淹,但是排练从未间断。

更让人意料不到的是,就在正式演出的前一个月,王奕童在马里兰州遭遇严重车祸,被紧急送至医院,额头缝合了68针,她的姥爷也在车祸中受到重伤,被直升机送医院紧急抢救。剧组所有的人都为王奕童和她受伤的家人祈祷。

当我们看到最终站在这个舞台上,长袖当舞、千姿妩媚的虞姬时,有谁能知道,王奕童承受了多么大的精神和伤痛的压力,为了让该剧能顺利演出,她毅然从华盛顿飞回休斯顿。再次看到额头有着明显疤痕,面部仍有浮肿的奕童,剧组的很多人都伤心地流下了泪水。演出登台前,负责这次化妆的子林化妆师和团队成员,面对困难,采取了巧妙的方法,避开伤口,最终,子林用高超的手法再现了虞姬的舞台美貌。

IMG_2457 IMG_2653

当掌声响起,大家为剧组的成功而鼓掌欢呼的同时,也特别为王奕童送上鲜花和祝福,东方艺术中心的学生们纷纷和王奕童老师拥抱,笑容和泪水写满了每个人的面容。

由于休斯顿的演出大获成功,剧组目前收到来自美国多个城市以及中国国内包括成都电视台在内的巡演邀请,期待着王奕童和姥爷早日康复,希冀美丽的虞姬早日重返《霸王别姬》的巡演舞台。

海外文化推广是一项艰辛的苦差,不仅存在着经费和场地的问题,还有资源分散的弊端,侨社的活动和演出大多是为了喜乐团聚的目的,特别是对中国文化精髓的古典美的传播更是充满了寂寞艰辛。

现代社会充满了浮躁的风气,文化常常成为附庸的产物,余秋雨先生曾直言:”在烟尘滚滚的现代忙碌中,文化常常被挤在一边,有时大家想起它来,往往也是为了利用、搭台和包装,而不是想用文化的大架构来重塑社会。” 传播中国文化难,在海外传播中国文化更是难上加难。

此次,《霸王别姬》在休斯顿的首场公演,不仅是一种新的多元化的尝试和探索,在美的震撼的同时,给人们更多的精神上的文化深层的思考。许多观众看得掉泪,就是被千年不变的人性美所打动,被戏中真挚的情感所感染,做为海外文化的追梦人,我们为拥有如此璀璨的文化经典而感到骄傲。

这种传承的憬悟和精神,正如德克萨斯州州标上的一颗孤星,虽然孤独,却很明亮,为越来越多的海外文化的追梦人指明来路。

(本文作者:盖军  参演《霸王别姬》, 现任美南新闻日报总编及美南国际电视节目主持人。)

 

Share from http://today-america.com
ARTICLE BOTTOM A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