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AP遇到AA

0
65

9年級開始,每年4門AP,够了嗎?

作者:四月的天空

 

“9年級開始,每年4門AP,够了嗎?”

“學校太小,沒幾門AP可選,怎麽辦呢?”

“AP藝術史對家裏的理工娃來說真心不好讀,可以放棄嗎?”

“AP中文會不會顯得含金量不够高呀?”

“隔壁學區的AP是6分,咱學區才算5分,是不是吃虧呀?”

什麽?光有AP(Advanced Placement,高中開設的大學水平課程)不够?只有高GPA(Grade Point Average,平均分)說明是只會死讀書的書呆子。——哦,要學習好外加出色的課外活動。

那好吧,娃啊,晚上學習AP再晚點睡,早上游泳再早點起,吃得苦中苦,方爲人上人——咦,說好的美國是孩子們的樂園呢?

什麽?隔壁家的娃,Top 2%的GPA,小提琴All State,外加非盈利組織的主席,一直義務輔導低收入家庭孩子數學,今年所有大小藤都被拒了?——哦,那一定是GPA還不够好,AP數量還不够多,小提琴沒到達卡耐基的水平。

什麽?學校今年其實有去大藤的? 去哈佛的孩子GPA排名第20多名,也沒有其他特別出色的課外活動。不是華人孩子也沒有Legacy(Legacy Admission,校友子弟優先錄取),——哦,但是他有AA(Affirmative Action)。

這些問題,這些現象,是不是都似曾相識?是不是每年都在周而復始地重複上演著?

誰都知道,在美華人每天遵紀守法,是社區裏的模範公民。我們習慣了小心翼翼地在別人制定的規則內求生存。可是這給咱們的娃帶來了什麽?

聽過來人說,ABC們的求學之路以前沒有這麽慘烈。再看看現在的娃,拼完了AP拼EC(Extracurricular Activity,課外活動),拼完了EC拼義工。可是當這些都被拼得耗竭時,基于膚色、種族的AA,依然像無法逾越的山、無處躲避的網那樣矗在那裏,華裔學子是需要劈山、破網而求前行。

俗話說,窮則思變,在AP,EC,Leadership被拼的窮盡之時,每一位在美的華裔父母,你可曾想過,除了小心翼翼地遵循他人制定的游戲規則,在狹縫中求生存,其實你我還有另一種途徑,那就是,讓我們影響甚至自己成爲游戲規則的制定者。How?很簡單,已經成爲美國公民的選民,你手中的選票就可以用來影響/制定規則;還是綠卡的父母,請趕緊申請公民。

爲了你的孩子,爲了下一代,請一起加入規則的制定者隊伍裏來——我們投票去!

達拉斯華政會(Dallas Fort Worth 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簡稱DFWPAC)成立于2016年11月18日,宗旨是促進DFW地區亞裔參政議政,發現幷支持致力于傳統的家庭價值觀、優秀的學區、友好的創業環境、有限而有效的政府、以及包容的多元文化的領導者。DFWPAC的三大工作重點是促進領導力教育、倡導社區參與和推選公共事務代表。

 

DFWPAC的聯繫方式:

網站:dfwpac.org
臉書:facebook.com/txdfwpac
推特:twitter.com/txdfwpac
電郵:txdfwpac@gmail.com
微信號:TXDFWPAC
Voicemail/短信:(469) 609-7722
地址:2033 W. McDermott Dr, Suite 320 #263, Allen, TX 75013-4675

 

Share from http://today-america.com
ARTICLE BOTTOM A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