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麽喜歡京劇- 4月7日2018新春京劇演唱會

0
40

我為什麽喜歡京劇

孔曉臨

(編者按)中國京劇藝術博大精深,在海外也風行不衰,休斯敦國劇社將於201847日星期六晚6時在休斯敦浸會大學校禮堂舉舉辦2018年新春京劇演唱會。武場面陣容強大,特邀紐約梨園社首席琴師於念渤先生加盟領弦,並由德州愛樂民樂管弦樂團張新、酈澤泉、宮蔚等演奏家加盟獻藝,並由休斯敦著名主持人郭楓、曹英泰主持,歡迎各界同胞、朋友光臨。

本文作者為國劇社會員,暢談戲劇人生,感受春華秋實,與休斯頓戲迷共享京劇魅力。

女兒五歲左右的時候,我經常和她賽歌。比賽規則十分簡單,每個人輪流唱自己會唱的歌,唱到沒有為止。當然需要記得全首,光是記一兩句的不能算。女兒會的歌不多,大部分是那些從巴尼那兒學來的兒歌,再加一些迪斯尼動畫片中的插曲。可就是這樣,我發現自己還是捉襟見肘,經常是開賽開始沒多久,我就連“東方紅”和“我是一個兵”都拿了出來,再往後便無以為繼。

這個結果讓我揪心。我願意相信自己是生活中有音樂的那種人,卻沒有想到在歌曲這一塊我的庫存竟是如此貧乏。發現了問題需要及時改進,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內自省,我對癥下藥,先是跟著女兒把英文兒歌這一課補齊了,隨後又花了一些時間去聽廣播,追流行音樂。我的最好記錄,流行金曲排行榜前十名一半以上我都熟悉。

但是追流行音樂也有麻煩。第一那些都是英文歌(我沒追過國內的流行歌),講的是外國故事,和自己的生活總有一些隔閡;其次那些歌大多是唱給小年輕聽的,自己年齡漸大,那些歌也往往不能很好反映自己的心境;第三流行風變化太快,一批新歌才剛聽熟,轉眼就被淘汰光了,稍有一點成就感立刻重新歸零,需要再從頭追起,實在有點辛苦。

這樣不尷不尬,到了四十五歲左右的時候,我有了一次非常嚴肅的思考。我知道我的生活中不能沒有音樂,而流行音樂恐怕又不能適合我的需求。想來想去,我把目光投向了京劇。

老父親一輩子迷戲,在家總是哼哼唧唧,所以皮黃腔的味道對我來說不算陌生。不過對於傳統京劇,我一直有些抵觸。對一個小孩子而言,傳統京劇有幾項致命弱點。首先節奏慢,咿咿呀呀很久,唱不了兩句話;其次動作假,打打殺殺全是裝樣子,車馬刀槍玩具一般;最後內容陳舊,唱來唱去就那麽幾段,都是一些和現代生活八桿子打不著的老掉牙的故事。聽起來遠沒有“我曾經問個不休,你何時跟我走”那樣直白親切。

不過人到中年,對這些京劇的“缺點”重新考慮,發現隨著歲月流逝,情況起了變化,一些原先的弱點居然變成了非常吸引人的優點。

比如京劇的節奏慢,小時候急著看情節,現在不急了,有的是時間,而且故事又是老早知道的。節奏慢則剛剛好,可以放松了一點一點聽,從每一個拐彎、每一次起伏中,去尋找當年的百轉柔腸;

再比如京劇道具簡單,次要人物性格粗線條,唱腔類似,動作設計高度程式化,誇張雷同,缺乏特色。現在看來,卻恰似在一個已經搭好的框架之內演繹不同故事,方便了突出主要人物的性格特征,突顯故事情節的張力;

甚至連故事老舊,缺少推陳出新,這個以前我以為的京劇致命缺陷,現在也覺得反而也是它的優勢。因為學一段是一段,唱會了一段一百年之後它也還是流行。

想明白了這一通道理,我決定認真學唱戲。跟著自己喜歡的錄音一點點摳,一點點學。以後再參加了國劇社,找到了組織,通過前輩們、師兄弟們的督導繼續進步。到如今,我不敢說自己唱得有多好,至少想唱的段落我全都會唱;不敢說自己有韻味,但至少我敢開口,隨便誰要我表演(一般是在酒桌上)我張口就來,從來不會不好意思。

這是在用一百年前的腔,去唱一千年前的故事。而且是我自己祖先的故事。作為一個背井離鄉,懷念故土的中年人,能有什麽比這更契合自己此時此刻的心境?

要什麽流行音樂,哪裏來靡靡之音?這才是屬於我的音樂,屬於我的歌。只有我來唱它,才會把那一縷思古之情,思鄉之意,表達得盡致淋漓。

這是我與京劇,與這一股燃燒的熱情結緣的故事。朋友們如果也有此興趣,或者對這種國粹藝術感到好奇,那很容易,每周日休斯頓國劇社固定時間會有活動。這且不算,下個月(四月)七日,休斯頓國劇社將舉辦一年一度的盛大公演。新老搭配,文場武場絲絲入扣;生旦競逐,彩唱清唱同台爭輝。想到汪洋大海邊上看第一眼?想親自體驗一番古典京劇的動人魅力?想找到屬於自己的音樂,作一個生活中有音樂的人?這裏就是你最好的機會。

(責任編輯:Tina)

Share from http://today-america.com
ARTICLE BOTTOM A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