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次跑下坡馬的體會

0
18

下坡馬,顧名思義,就是26.2 的賽道,幾乎都是下坡,以Revel Mt. Charleston 為例,全馬的Net Elevation Drop 是 5126英尺。由於這個特點,下坡馬每年吸引很多希望跑馬成績有所提高的跑友。今年DASH共有六位同學參加了比賽,李老師是其中一位。

不論結果如何,我都以笑面對
不論結果如何,我都以笑面對

一.教訓
在美國加州,內華達州,猶他州和科羅拉多州風景如畫的大山里,有著一個Revel 系列馬拉松賽,從高海拔的起跑點出發,跑向26.2 邁以外的終點,落差幾千英尺。能大大提高跑者的成績。因此,來自世界各地無數的馬拉松愛好者, 趨之若鶩,前來試腳。目的很明確,就是想藉助幾千英尺的落差,一舉BQ ,毫不掩飾地說,就是一種賭徒的心理,堵贏了,一切海闊天空。如同久旱風逢甘雨,他鄉遇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
我就是這些人的一個。據統計,今年我跑的這個 Mt. Charleston 馬拉鬆的BQ率去年高達 40% 。在起跑點,一眼望去,那些躍躍欲試的人們,無一不是和我一樣,都想擠進這40% 的成功者行列,他們都為了BQ 按照嚴格的訓練計劃訓練了幾個月,甚至幾年了。他們都是為了這個目的,不遠萬里走到一起了。而我則是第二次來跑這種高山下坡馬拉松。結果呢?依然是不成功。我屢戰屢敗,但依然屢敗屢戰。就像李鴻章寫給皇上的奏摺一樣,雖然敗了,也要寫一下體會留給自己。route640

2017年6月11日 在科羅拉多州丹佛的郊區,在 Idaho Springs 賽道上跑了26.35邁。
時間 :5:33:40 ; pace :12: 40 /M 累了個半死。這個馬拉松叫Revel Rockies Marathonsroute 2 run

今年2018 年4/28 ,又去內華達州的賭城LAS VEGAS堵了一把,雖然,志在BQ 無奈實力不夠,還差得很遠。只好藉口舊傷復發了,為達不到BQ目標找點托詞。若有人以為我賭輸了,那就錯了, 太小看我了吧?波士頓我早晚要去。我的收穫是,與去年相比我取得了長足的進步。提高了近50分鐘呢!
還有什麼馬拉鬆比賽經得起一次提高50分鐘的?要是再提高50 分鐘,我不就跑近4小時了嗎?所以現實是,既不能讓我提高那麼快,又讓我欲罷不能。這就是馬拉鬆的魅力所在。
半個月前的波馬演繹出了許多的英雄故事,更把想取得波馬資格人的胃口提的高高的,似乎去賭城跑馬就像是去刺殺秦王,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大有“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味道。但是我不論BQ 與否都要回達拉斯的,在這樣一種氣氛下,我踏上了征程。其實,一直耽心的就是我的腿力能不能勝任跑下坡馬的重任。結果告訴我,下坡馬對大多數人有益,可以取得很大的提高,但是對我無益。此刻我不得不再用那句名言開脫一下,“不是我們無能,是共軍太狡猾”。
下坡馬拉鬆的優勢在於,利用了重力加速度讓跑者跑起來不感到費力,對心肺的壓力小,但是對肌肉和骨骼的要求更高。跑個 10邁,15邁,甚至 20邁你可能都感覺不到,一旦感覺到了肌肉就酸痛的沒法跑了,隨時都可能抽筋。去年這種情況發生在13邁時,我不得不走完後半程。今年發生在第18邁,我走了8邁。要是明年再來一次的話是不是 23邁還要出問題 呢?所以,沒有第三次了,我不會再跑下坡馬。
教訓很明顯,我的腿力不夠不是我不努力,我盡力了。因年齡,體能的局限,還有時刻耽心舊傷發作,我必須另闢蹊徑。爭取在平地馬拉松跑出好成績。 BQ 是一個硬指標,來不得半點虛假的,不成就是不成。記得有一位朋友說過一句很淺顯,又很深奧的話,《 跑夠了,就BQ 了》!跑夠了是跑多少呢?天知道。好了,接著跑吧。什麼時候BQ 了,什麼時候就跑夠了 。不要管它,跟我一起體會一下跑過的下坡馬得樂趣吧。

二.當國歌聲響起的時候 ….
這是起跑之前,要唱國歌時的情景,突然發現在美國每次比賽前都要唱國歌,我唱美國國歌的次數,都超過了我唱中國國歌的次數了。

Revel Mt. Chearleston 馬拉松起點
Revel Mt. Chearleston 馬拉松起點
沿途的風景實在是美
沿途的風景實在是美

run4

天地之間 我在奔跑 我跑故我在
天地之間 我在奔跑 我跑故我在
在大太陽之下跑步,不跑不行。要不就坐車回去
在大太陽之下跑步,不跑不行。要不就坐車回去
你看天多麼藍啊,一路下坡跑得真爽!
你看天多麼藍啊,一路下坡跑得真爽!

run12這是Revel Rockies下坡馬的出發點,海拔一萬一千多英尺,眺望遠處的高山,山頂上有積雪,空氣中含氧量低很多。跑前一天我們開車來到這裡體驗了一下,雖沒有明顯的不適感覺,可是一旦你跑起來,才體會的氧氣不足時什麼滋味。儘管你大口地呼吸,仍然是供氧不足,心率馬上就飆升上去。

2017年 DASH的跑友陳崢 瞭望遠方,在天際與山頂積雪之處,就是他的夢想BQ。
2017年 DASH的跑友陳崢 瞭望遠方,在天際與山頂積雪之處,就是他的夢想BQ。
Revel Rockies下坡馬拉鬆的途中
Revel Rockies下坡馬拉鬆的途中
26邁一晃就過,終點就在前頭
26邁一晃就過,終點就在前頭
我奔跑在2017 Revel Rockies馬拉松途中
我奔跑在2017 Revel Rockies馬拉松途中

run10以上是2018年DASH 跑下坡馬的陣容。中間那位高個子是個神奇的人物。剛剛跑完了波馬,當時他吃了20個 GU,肯定消化不完。 12天之後,餘威猶在。這次創造了3小時01 分的個人PR 。人家年輕時,經歷過特戰隊的嚴酷訓練。那麼多年過去了,今天仍然能夠看到他特種兵時的身影。在18歲的時候,他必須要服兵役的,要早跑5K ,晚上跑10K 還要負重 20磅跑,這樣的基礎,怎麼會遇到我體驗的腿力不行,氧氣不足呢?而我呢,是必須要下鄉吃山藥蛋的。歷史的舊賬造成了今天的差距,不是我無能,是共軍太狡猾!不光打敗了國軍,也打敗我。run11我只敢說我有賭徒心理,就是不甘心,所以我又來了。今年跑下坡馬的又增加了幾個人,其中二位沒想賭卻贏了個底朝天。他(她)們都跑出了自己的最好成績。不僅BQ ,還把一切Q 一網打盡。臨了,還說沒有刻意地去BQ,明年去不去波士頓還二說著呢!這是財大氣粗的表現,而我這朝思暮想的,卻又鎩羽而歸。但是我相信只要有誘人的BQ 前景,不管你嘴上承認不承認,只要是來了就是心理承認。年年如此,來者會源源不斷,前赴後繼。

三 . BQ 前景
我從來不懷疑自己的BQ 前景。
我們這一代人的歷經磨難,人生坎坷跌宕。支持我一路走來的就是夢想。而跑馬拉鬆就是把我的青春重新走一回。我的夢想就是 “ 跑向前,跑向前 ,目標只有一個,終點就在前面 ” 。我堅信,我的目標一定要達到,我的目標一定能夠達到。

四.校友聚會
5天以後,我來到了北大校園。這一天(5/4 )是北大建校120週年紀念日。早6點鐘當我走進校門時,立刻感到了一種莊嚴肅穆的歷史氣氛。我在思索和體驗著,這種歷史氣氛意味著什麼?是科學與民主?是理想與現實?是知與行的探索和統一?還是120 年以來的北大人的足跡?
這裡的早晨靜悄悄,一切都像剛睡醒的樣,欣欣然睜開了眼睛子。清翠的草坪籠罩著一層薄薄的水霧,小鳥在樹枝間唧唧喳喳地歌唱。這時,有幾個霸氣妖火紅的團服像小火苗似的在跳動,一下子讓有歷史凝重感般的莊嚴肅穆顯得年輕了。我們生活的年代更需要的是行動。
在第二教學樓的316 教室裡,72級生化本科的同學們聚集在一起,共敘幾十年前的友情。他們唱起了 “革命人永遠是年輕 他好比大松樹冬夏長青 他不怕天寒地凍 他不搖也不動 永遠挺立在山頂 …..

請關注DASH公眾號dashfunclubcode

 

 

(李新紀 DashRunClub 供稿 Amenda 攝影)

Share from http://today-america.com
ARTICLE BOTTOM A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