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年前發生在休斯頓的一個驚天騙局

0
97

(原創:蓋軍)今年是雷曼破產十週年, 2008年9月10日,有著158年曆史的投資銀行雷曼兄弟宣布破產,從而打破了“大而不倒”(Too Big to Fall )的神話,而今天,美國經濟高速增長,失業率再創新低,讓人感覺危機已經離我們遠去,但是,十年前的那場引發全球的金融浩劫卻讓經濟學家持續不斷的警鐘長鳴。
而作為美國第四大城的休斯頓,18年前也曾爆出一個驚天騙局,該案已成為企業醜聞(corporate scandal)與財會醜聞(accounting scandal)的代名詞。
走在休斯頓市中心櫛次鱗比的繁華街區,1400 Smith 街道上的這座被淹沒在高大建築群中的大廈,在人們匆忙的視野中並不會引起特別的關注,但是,若是時光回溯到18年前—-2001年11月30日,這座大樓和門前的廣場以及傾斜的E字公司招牌卻成了全美乃至全世界媒體鏡頭的焦點,當天全美最大的新聞是,號稱美國能源巨頭的休斯敦安然公司宣布破產,成為當時美國歷史上最大的破產案。
1400 Smith大樓門前站滿了被解僱的員工,他們被要求在30分鐘內打包走人,許多人目光呆滯,面無表情;更有甚者,掩面痛苦。一夜之間,15000員工賴以退休和生活的安然股票,2001年初時售價為83美元,此時已一文不值。
休斯頓這家高速成長了16年,從100億美元的市值短短幾年內就飛躍至680億美元的能源公司,僅僅用了24天的時間,就體驗了火箭式上升,斷崖式下跌的驚悚,股票價格從輝煌時期的90美元跌至0.26美元,有人把安然公司比作是一艘巨無霸的泰坦尼克號,他豪氣十足,奢華無比,安然公司不僅是全美最大的電力和天然氣銷售和交易商,而且也提供各種能源產品、寬頻服務,以及金融和風險管理服務,屬於當之無愧的能源巨人,被美國財富《Fortune》雜誌連續六年評為美國最富創新的公司(“America’s Most Innovative Company “)。
但一切都正如美國參議院議員拜倫•多根(Byron Dorgan)所評價的:“泰坦尼克號中,船長與船同沉。安然在我看來就像是先給自己和朋友們獎金,然後把自己和高層的伙計們降到救生艇上,然後喊了一聲:“好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
作為安然公司的船長和兩名副手組成的三駕馬車,在這艘巨輪即將沉入大海之際,不是選擇和這艘共存亡,而是一方面釋放虛假的利好消息,另一方面則不斷狂售公司共計1.16億的股票。 2001年12月,該公司申請破產保護,揭開了美國大公司造假醜聞的序幕。
從美國的能源明星公司一夜間就淪為頹然倒地的能源巨人,許多人對此都感到無解,就像這家公司在自己的形象廣告宣傳時,在一系列高調誇耀之後,總不忘結尾時畫龍點睛式的來上一句,這是為什麼(Ask Why)?十幾年過去,我們仍然繼續問一些問題,問一些為什麼?
安然破產案改變的不僅僅是一個公司的命運,同時也代表著一個制度的瓦解。劇情曲折繁雜,人物特色鮮明,人性的貪婪、偏執和驕傲都暴露無疑,應該說這是比《華爾街之狼》等更典型,情節更起伏跌宕的好萊塢電影素材,2005年美國拍攝了一個有關安然公司的記錄片《安然:這間屋子最聰明的人》《Enron: The Smartest Guys in the Room》,以管窺這家公司起伏跌宕的命運。
安然公司最聰明的三個人就是指董事長肯尼思•雷,執行長杰弗裡•斯基林(Jeffrey Skilling)和財務長首席財務官安德魯•法斯托(Andrew Fastow)法斯托組成的三駕馬車,就是這聰明透頂的三個人最後卻上演了一出震驚全美的驚天大騙局,跨度之大,令人唏噓。
公司董事長雷從小出身貧寒,但有著一個要發財的夢想,終於寒窗苦讀終獲博士學位,之後躋身商海要實現自己從小既定的目標,1985年由他一手將休斯頓能源公司和InterNorth 能源公司合併成立了安然公司,並招聘到與自己志同道合的合夥人執行長杰弗裡•斯基林(Jeffrey Skilling),此人哈佛大學畢業,能量充沛,被稱為是創新的點子大王,就是他的這些創新,一步步將安然公司置於萬劫不復的境地。在他任期期間,將傳統的會計方式改為調至市價的會計方法,安然成了第一家使用此種方法記錄其複雜長期合同的非金融機構,也正是這種方法可以任意編造營收以及製造各種欺詐。
安然的第三位聰明人是首席財務官安德魯•法斯托(Andrew Fastow),公司巨額的債務都是通過他的運作,如魔術師一般消失在資產負債表上,呈現的財務報表和收益都光鮮亮人。事實上,到2001年安然公司已使用過數百家特殊目的實體來隱藏債務。
紙裡包不住火,而安然公司十多年一直穩坐不到,而且一躍而成為能源界閃亮的明星,其中自有瞞天過海的本領。
首先是安然的金融報告系統嚴重迷惑了持股者和分析師,許多年來連安然的高管都無法回答一個簡單的問題“安然是如何盈利的”這樣,在股價高漲的市場,股東和股民甚至公司的僱員面對眼花繚亂的安然投資和創新項目,大家只是一味的追漲,卻忽視了許多關鍵的細節。一次,一位股市的分析師在向執行長杰弗裡•斯基林電話裡提出同樣的問題時,得到的答案卻是支支吾吾的搪塞,最後執行長還不忘罵這位分析師一句“混蛋”。野蠻的膨脹和肆意欺詐彷彿在上演一出皇帝的新裝。
執行長杰弗裡•斯基林不僅是一位點子大王,同時還是一位天才的導演,在金錢和利欲面前,他著手策劃了加州大停電,不斷製造加州供電不足的假象,時刻面臨斷電的威脅,從而抬高電價,短短時間,安然就獲得了暴利。在記錄片中,安然交易員在電力供需最緊俏時直接打電話給電廠讓其拉閘斷電,一切都是赤裸裸的交易,一面是加州民眾因停電被困電梯的情景,另一面卻是安然交易員在嘲弄和玩笑的口氣中,討論著三十歲即可退休的願景。
在一次記者會上,一名加州女子氣憤地將水誰潑到執行長杰弗裡•斯基林他的臉上,並痛恨安然公司的無恥,而裝作一臉無辜的斯基林則表示要充當天使的角色,救加州民眾於水火之中,在利益和金錢面前,所有的職業道德,行業規範都成了謀財者的面具和藉口。
但這個世界從來也不缺乏理智的人,在安然股價一路高歌的同時,不同質疑的聲音也頻頻出現,2001年10月16日似乎迎來了安然命運陡轉的一天,當天公司發布了第三季度財務報告,儘管增長依然顯著,但是讓投資者震驚的是安然此次沖銷的巨額壞帳,並且部分壞賬還是由兩家公司間的套期交易所造成的,這也讓首席財務長法斯特一手操縱的“遮眼法”首次曝光。
10月17日,美國證監會正式介入調查,也成為安然公司夢魘的開始。
根據報告,安然公司在過去三年裡一共隱瞞了6.28億美元的債務,虛報了5.86億美元盈利,一個超級泡沫終於被戳破。
值得一提的插曲是,安然案雖然造成數以萬計的投資人血本無歸,但是最為空頭投資家KYNOKOS-ASSOCIATES公司的總裁查諾斯卻是例外,由於查諾斯的做空是在尋找存在潛在問題或者價格被高估的股票,因此她一開始就對安然股票的種種跡象心存疑惑,但是,面對安然公司複雜的財物報告,他多年來也無從解釋,直到一次閱讀該公司1999年的年報時,一段有關安然與另一家LJM合夥公司之間的關聯交易的話引起了他的高度關注,憑藉職業做空的敏感,讓他頓時欣喜若狂,安然這家公司應驗了他的判斷,他於是用筆在這句話下面畫了一道著重線,並且在邊上打了一個問號,與此同時,他開始更大量地賣空安然的股票,大賺了一筆,創下了職業生涯中可圈可點的戰績。
安然破產案發生後,查諾斯先生1999年年報上畫的這條著重線和這個寓意深刻的問號,後來被製成照片上了《華爾街日報》。
安然的驕傲,偏執和沒有底線的貪婪不是一蹴而就的的,正如紐約時報所評述的“2001年初,安然公司是世界上主要的能源貿易商,似乎勢不可擋。該公司花費長達十年努力說服立法者對電力市場解除管制,從加州到紐約都已成功。它與布什政府的關係保證其意見會在華盛頓被聽取。其銷售、利潤和股票飆升。”安然是布什政府競選的大金主之一,官商的利益傾斜,讓安然成為一名耀眼的未來之星,董事長肯尼思•雷還曾經一度要問鼎美國能源部長的職位。格林斯潘也曾接受過該公司頒發的安然傑出獎。
更重要的,安然案也是轟動美國的本世紀初最大的審計失敗事件,暴露了審計製度的弊端。有錢能使鬼推磨,由於安然支付了巨額的諮詢費,安達信則完全服從安然管理層的意圖,更為惡劣的是,當安然公司被接受調查的消息公開之後,安達信竟然加班加點粉碎了數噸的有關文件,刪除近3萬封電子郵件掩蓋罪行。公司為此付出了不可挽回的代價,數万名員工失業,最終身敗名裂,從五大審計會計事務所名單上除名。之後,美國對上市公司製定的新的法規《薩班斯-奧克斯利法案》應運而生,其中每一項新條款的製定都是針對安然公司所犯下的條條劣跡。
正如許多的金融大案一樣,喧囂之後則是人心冰冷,萬物蕭條。而房間裡最聰明的三個人的命運也灰色黯淡,走向人生的末途:
2006年5月25日董事長肯尼思•萊被判對其11項指控中的10項有罪。終因心力交瘁,還沒入獄就丟了老命。
前首席執行官斯基林(Jeffrey Skilling)被判入獄24年。
前安然CFO法斯托承認了兩項電訊欺詐和證券欺詐罪名,沒收2300萬美元的財產。
每次從休斯敦市中心1400 Smith的大廈前經過,都會多加註視一眼,今天這座大樓早已經改名換姓,安然公司的這段商海沉浮讓人想起范成大的一句古詩:“堂堂列傳冠元功,紙上浮雲萬事空。”,不義而富且貴,到頭來都不過是紙上浮雲,都逃不脫命運的定數。

Share from http://today-america.com
ARTICLE BOTTOM A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