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我100歲的水彩畫老師Mary Palmer!~ 一個充滿眼淚和喜悅的日子

0
5

雷麗日記(12/29/2018)

歲未,老美們照例忙着聖誕節聚會,新年狂歡。老中們更是忙碌,西節要過,中國新年更要過。我不例外,也感覺到壓力不輕。

準備着12月31號Studio 22 新年,元月12號達拉斯中華書畫協晚宴籌備事宜,2月2號臺商會節目,2月16號Image Ballroom Center 和世界級的黑池職業老師 Rangel的鬥牛舞,2月17號華人春晚  。加上每週的來回長途開車,身體常常是疲憊不堪!

好在,帶着享受和感激之心在忙碌。雖腳不點地,心中,卻是喜悅的!

12月29日週六下午2點,是我的水彩畫老師Mary Palmer 的Memorial Service,享年100歲!

Mary,在美國和澳大利亞,都是個 legendary傳奇人物。生於1918年6月的墨爾本,澳大利亞。

二戰,自從1941年12月,日本偷襲了美國的珍珠港後,也同步組織了數次的澳洲本土大轟炸。1942年,澳洲進入全國性的充軍備戰。23歲的Mary應徵入伍,成爲澳洲首批女性皇家空軍。

這第一張照片就是着軍服英姿颯爽的年輕Mary.

1
1943年,她和另一位同行,美國駐澳洲的年輕空軍相愛。這位英俊的空軍教官Walter Palmer 來自於可愛的大德州小城,Wichita Falls。這也即我(雷麗)在美國的常住地,一個有着NATO(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sation/北大西洋聯合公約組織)
空軍訓練基地的小城。

Mary戰後隨夫輾轉世界各地。凡是有美國空軍駐地的國家,她都基本上住過了。於1961年到 Wichita Falls 定居!

Mary的祖父是策劃澳大利亞獨立於英國 (1901)成爲Commonwealth of Australia 的國會議員之一。家住鳥闊天空任馬行的大莊園。寫到這裏,讓我想起了Nicole Kidman和 Hugh  Jackman拍的奧斯卡獲獎二戰大片“Australia”。

Mary 八歲開始學畫。 Love無拘無束的自然,跟着土著人抓大形蜥蜴,  圍捕kangaroo,  所有澳洲town boy應該做的事情,她都做了。這張水彩畫即她八歲時的水彩寫生處女作:

2

原野上恬靜的大樹(畫於1926年)。

Mary只有在兒時跟師學畫,後來的作畫歲月都是自創的。她像 Grandma Moses 一樣, 無師自通。她下筆豪放,不拘一格。且作品充滿着童趣的好奇和對色彩的嚮往。內容大都是自然景物及德州野花。並出了幾集針對兒童閱讀的《德州野花》插圖冊子。

3
這是我收藏的“Water Jar & Texas Wild Flower/水罐與野花”畫作。

在我重拿畫筆的第二年,2013年夏天,回國拜訪一位湖南省津市市,湖南美院畢業的老師,並向他Bootcamp學習三天的油畫靜物。這位老師畢業得意之作是“洞庭荷塘”系列大型油畫。水準頗被美院老師認可。當我show他幾副Mary 的水彩畫時,他錯愕了一下,遲疑地說,“這怎麼像小孩子的畫?”

我不想辯解!

對於國內專科學院派畫作者們,有名氣的無名氣的,技巧都是要在第一位的。說實話,在國內看過很多畫,技巧上,無可挑剔。我很欽佩羨慕。 但就感覺,似乎少了些什麼…. 靈魂嗎?呵呵呵,你懂的,知道我在說什麼!

聽他這樣一說,我心想,此時若秀他一張Grandma Moses 的美國大農村畫,恐怕也同樣會被說成是小孩子的畫吧

Mary 一生作畫無數, 作品也是被世界各地不少人收藏。她是2017年 Kemp Center for the Art  的本土Featured Artist!

我的繪畫愛好生涯很簡單,曾在初中時寫過生,作過畫。但後來考大學,奔工作,又後來,跑到美國求學工作。二十幾年沒摸過畫筆。只依稀記得愛畫,但在2012年前,已似乎不會畫了!

2012年春,開始跟Mary 學水彩畫。她當時年事已高,不再創作。但她已是Wichita Falls,一個WASP(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Town, 圈內小有名氣的藝術家。有許多石油大亨太太類粉絲。

第一天上課,她只是三言兩語問我想畫什麼,示範調了三原色,毛筆就塞在我手裏了,說,畫吧!

我嚇出了一身冷汗。我都沒開始,怎麼下筆啊 學畫過程,呵呵呵,這裏也就省下不說了…

總之,跟Mary 學畫,so unconventional。她極力鼓勵我內心深處的創作靈感和慾望,而對於我時常躊躇着,害怕作畫技巧不到位,而遲遲不敢下筆之時, 她會不屑一顧地盯着我說: 就算是畫糟了,那又怎樣?(Evevn you mess up,so what? )

看着她眼底藍色的狂野,還以爲在跟一牛仔女對話。眼前的這九十幾歲的白髮Aussie…難道不是那女版的Crocodile Dundee麼?

Mary的逼壓,摸着石頭過河式的探索,讓上帝握着你的手作畫…豁然開朗…

2012年10月,我第一次參加Kemp Center for the Art 舉辦的Mystery Artists 義賣畫展。我原爲屬雞父親慶壽,作了一幅水粉畫 Arrogance /傲視羣雄 ,送展
後,並被意外選拍。竟拍中,被Wichita Falls的石油世家Joe Hood的太太Donna Hood收藏。

4

要知道,當晚參展150多幅畫,上拍的才12張!且12人中,有本地知名畫家Joan Ingleman。能和她的畫並排上拍,在圈內人中,確實榮光無限。Joan Ingelman在Dallas的石油白富美中也有不少追隨者的。
我非常快樂!

2014年,第二次送展,被評爲“潛力新人”。作品又一次上拍!被Norman Oklahoma 一個Art professor 收藏!

不過實話要實說,時至今日,我作畫還是疏於技巧,雖有境,但下筆笨拙!

Anyway, 思路迴轉到今天的 Memorial , 跟Mary 學過畫的學生們坐一堆。我是其中最年輕的關門弟子。葬礼上,當畫面出現Mary 的照片,從她是個小baby到今年夏天的100歲生日派對,舊景重現,我們已泣不成聲…
We miss seeing her!
But, we know, she lived an enriched life, with glory and lots of love.

她已有25個玄孫。 今年夏天過100 歲生日時,  不僅有家人,學生,追隨者近百人爲她慶祝,並有Prime minister,the Commonwealth of Australia 和Styled Queen of Australia,  Monarch Queen Elizabeth II
(澳洲英屬聯邦總理,大不列顛英女王伊麗沙白二世)發來的私人祝壽卡!
澳大利亞報紙也有轉載她生日報道。

葬禮上,我們雖哭泣,但心下卻喜悅!明白: We are lucky to get to know her!

我也明白,她的畫,雖幼稚,卻本真!雖零亂,卻大氣!雖表面上五彩斑斕,卻雅氣內斂,深不可測…

這世上的畫作,孰好孰壞,有評判標準嗎?有多少名家之作至今被人看不懂呢?

For us, who love Mary, 不用尋找答案。

Love worketh no ill to his neighbour, therefore love is the fulfilling of the law!

 

此時,已是凌晨2點多。離新年不到兩天了。

此稿有點冗長,但很想與大家分享,意尤未盡…

特別送給我們beloved Veteran 老兵,Mary Isobel Hassell Palmer, to celebrate her life[Rose][Rose][Rose]

並與DCAA會員,文藝沙龍羣友們,各社團朋友們:

一齊告別2018, with懷念和感恩!迎接2019, with喜悅和希望!

元日12日,我們DCAA/達拉斯中華書畫協會,新年晚宴再見

祝大家新年快樂[Rose][Rose][Rose]

我雷麗,誠摯地邀請大家,加入DCAA 的新年晚宴慶典!

我會順便帶幾幅Mary 的畫作給大家欣賞!

藝術人生,人生藝術,熟分彼此!分享即是美[Rose]

2018年12月30號早晨2:35分
Nancy Tidmore 雷麗

Share from http://today-america.com
ARTICLE BOTTOM A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