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玛窦的雕像将会矗立在休斯敦

0
73
正在紧张工作中的王维力雕塑大师。

【本报讯/邓润京】5月11日,在王维力大师的临时工作室,采访了正在紧张工作的大师。

提起古老中国和西方的交往,其中有一个人一定会提及。这就是利玛窦神父(Padre Matteo Ricci, 1552—1610)。利玛窦其原名中文直译为玛提欧·利奇,利玛窦是他的中文名字。那时候,美国还没有立国,中国的丝绸之路已经开通了。

利玛窦的画像。当然那个年代没有照相机,利玛窦的模样完全凭想象。
利玛窦的画像。当然,那个年代没有照相机,利玛窦的模样完全凭想象。

本文并不讨论丝绸之路的起点在哪,而是说在丝绸之路的终点出现了一位伟大的人物。和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到中国来寻找工作机会不同,在鸦片战争以前,只有很少有外国人来中国生活。而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传教士,有的传教士甚至被载入了中国的历史。

来自意大利的利玛窦是其中的佼佼者。他出生于商贾之家,按今天的说法是一个富二代。在16世纪的意大利,最吃香的专业就是法律专业,利玛窦他爸就把他送去学法律,可是利玛窦从小就热爱神学。

为了追求梦想,他违背父命进入了耶稣会,在那里,他不仅学习了神学的知识,更重要的是接触到许多自然科学的知识,最厉害的是,他还顺便掌握了四门外语,就是一学霸。

后来,利玛窦被派往东方传教。在来中国之前,利玛窦还短暂去了印度,但那里根本就没人理他。于是他就学聪明了,到中国没有立即开始传教,而是开始向中国人科普。正是因为他的介绍,明朝人才有机会接触到西方的科学和艺术。

开始的时候,他和随从假装成僧人,那时候相信的人还不少,后来大家回过味儿来后,也就不再侍奉这些洋和尚了,这可以算是利玛窦传教生涯中又一个滑铁卢。

这时,他又想到一个办法,因为儒家学说是中国文化的根基,利玛窦装扮成儒生的样子,开始结交权贵,把天主教教义和四书五经扯到一块。起初还比较顺利,官员们对他非常感兴趣。好景不长,利玛窦万万没想到,那些人只喜欢他带过来的洋玩意儿,像什么地球仪啊,三棱镜啥的,可对他的信仰一点儿也不感冒。

利玛窦曾经在北京修建了一个天主教堂,却也不得不靠各种稀罕的科学仪器吸引当时的官员过来参观。利玛窦本来就想传教,结果硬生生变成了科普达人,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他对于西方科学技术的传播和东西文化的交流可以说是功不可没。这也是人们怀念他的重要原因。

他把很多西方科学领域的作品翻译成中文,比如欧几里德《几何原本》的前六回。到今天,我们仍然常用“欧几里德空间”和“非欧空间”这些概念。还有,愛比克泰德的《手册》 , 在 1584 年撰写了《天主实录》,这是第一部在中国由外国人出版的书籍。在 1584 年, 利玛窦还用中文绘制了世界地图 《 舆地山海全图》。尽管从今天的角度,这地图看起来怪怪的。在 1608 年,当时的明朝万历皇帝下奏章出版了该世界地图的第六版本。

虽然说利玛窦等人在宗教领域都没有成功,但他们的存在确实给中国历史增添了一抹艳丽又独特的色彩,至少,利玛窦让明朝人第一次接触到科学。

正因为如此,虽然依照明朝的惯例,客死中国的传教士必须迁回澳门神学院墓地安葬。但在在内阁大学士叶向高等人的多方努力下,皇帝最终恩准利玛窦在北京阜成门外下葬,并赐予墓地。

利玛窦的墓地至今仍存在,位于北京市委党校院内的滕公栅栏。这让我们得以看到在利玛窦的墓碑上刻有拉丁文和中文两种文字,就像他的人生一样,与东西方文化交流的历史不可分离。

拿着毛笔和线装书的利玛窦雕像。整个作品有两米高。
拿着毛笔和线装书的利玛窦雕像。整个作品有两米高。

在休斯敦的百利大道上有一所收费很高的教会学校。叫做:斯特雷克耶稣会学院预科(Strake Jesuit College Preparatory   )。学校有一后花园,院内有世界名人的雕像群。如何找到一位和中国有关的西方历史人物?伤了脑筋。几经讨论,并请来了旅居休斯敦的雕塑大师王维力,这个问题才找到答案。

美南电视台的导演、制片人王学新,对一尺高的利玛窦雕塑小样认真拍照。
美南电视台的导演、制片人王学新,对一尺高的利玛窦雕塑小样认真拍照。

在两个月之前,王维力大师做的一尺高的小模型全票通过审查。终于决定制作利玛窦的全身雕像。

雕像的身高有两米,比真人略高。雕像内部是钢架,外部为泥塑。用掉的雕塑专用泥有1000磅。经过两个月之后,现今泥塑雕像基本成型。之后,拿去翻模子,铸成铜像。

雕塑家的泥塑工具很简单。就是王维力大师手里的小木方和刮板。可以压,可以刮就行了。功夫不在工具上。
雕塑家的泥塑工具很简单。就是王维力大师手里的小木方和刮板。可以压,可以刮就行了。功夫不在工具上。

王维力大师解释说,利玛窦全身着儒家服饰,手握毛笔和打开的线装书。这和他熟读四书五经,翻译并制作典籍有关。

利玛窦的服饰也有着随风向后飘摆的情景。不过,和王维力大师的另一作品,在休斯敦市中心玫瑰花园内孔子雕像的服饰飘摆不一样。大家看到,孔子雕像的服饰飘摆很大,显示的孔老夫子风尘仆仆、周游列国、向诸侯国宣扬他的学说。也有艺术家解释为,孔老夫子风尘仆仆,由历史向我们今天走来。

利玛窦就不一样了。虽然,他不远万里从意大利来到中国。给中国明朝带来了教会,而更多的是带来了古老的科学和艺术。利玛窦在中国还是淡定的,他为他的理想而不断向前推进。作为西方和古老中国交流的典型人物,他在中国历史上的功绩不会泯灭。今天的美国人,当谈起中西方的文化交流时,也会时常想起一个意大利人,利玛窦他老人家。

 

 

【责任编辑  邓润京】

Share from http://today-america.com
ARTICLE BOTTOM AD
SHARE
Previous articleKATY中餐館
Next article請熟手炒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