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休斯頓地區僑學界 慶祝香港回歸22週年集會

0
22

[本報記者黃麗珊] 為紀念香港回歸祖國二十二週年,休斯頓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得州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美中友好促進會、全美華人協會休斯頓分會、中國人活動中心、華夏學人協會、大休斯頓地區中國聯合校友會、美南江蘇總會、美南電視藝術團旗袍隊、浙江同鄉會、香港會館、德州五邑聯誼協會、香港專上休斯頓校友會、心之韻歌唱藝術團、週潔曉慧舞蹈學校、天津同鄉會、休斯頓華星藝術團、美南傳媒集團、汝楨藝苑言雪芬戲曲之家、騰龍教育學院、川渝同鄉會、美南新疆同鄉會等美南地區的二十二個僑社和僑胞,於6月30日上午11時至下午12時30分,在5905 Sovereign Dr., Houston,TX.77036的休斯頓中國人活動中心大禮堂聯合舉辦題為「休斯頓全僑慶祝香港回歸二十二週年」的座談會,由全美和統會秘書長、美中友好促進會榮譽會長、全美華人協會休斯頓分會會長喬鳳祥博士主持。中國駐休斯敦總領事館劉紅梅副總領事出席並致詞、葛明東僑務處處長陪同參加了活動。休斯敦各社團來自大陸、香港、澳門、台灣兩岸三地的僑胞160多人參加了慶祝活動。
中國駐休斯敦總領事館劉紅梅副總領事致詞,回顧了香港的歷史,報告了中美兩國元首在剛剛結束G20峰會上達成的共識,高度讚揚了廣大僑胞為促進中美關係健康發展作出的貢獻,強調互利才能共贏,鼓勵與希望美國人民多到中國實地去看看,加深了解中國進一步改革開放的發展。
休斯頓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代會長徐松煥,得克薩斯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榮譽會長鄧潤京,美中友好促進會會長謝忠,香港會館會長梁世堅(Peter Leung),中國人活動中心執委趙世清,華夏學人協會會長黃華,全美華人協會前會長台胞陳偉國,全美華人協會前會長、得克薩斯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創會會長台胞翁和毓,美南江蘇總會理事長徐建勛分別在會上發言。他們以親身經歷與體驗表示對香港的繁榮發展,中國和平統一充滿信心。
休斯頓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代會長徐松煥致詞,今天我們休斯頓和平統一促進會,德州和平統一促進會,美中友協,香港會館和今天參以活動的各社團,在這里共聚一堂慶祝香港回歸祖國二十二週年。二十二週年的今天,我們休斯頓的僑胞與全中國人民、香港同胞共同歡慶,分享二十二週年香港回歸祖國的喜悅。二十二年來,中央政府嚴格執行一國兩制的方針,對香港的發展提供特殊的保護和福利,優先照顧民生,把最優質的生活副食品,用品源源不斷送到香港。馬照跑,舞照跳,香港繁榮依舊,97年前因害怕回歸而移民海外的港人,在不到十年的時光又大量回居,這充分說明港人對回歸後的香港,對一國兩制的信任與認同;幾年前我特別到香港旅遊一遍,那裡的風土人情,美食令人難忘,繁華的尖沙嘴,美麗的維多利亞港,雄偉的太平山更顯姿彩,遊人如織,一派昇平,香港還是以前繁榮的香港。很可惜,最近香港發生了一件不可思議的大事件,僅僅是因為特區政府一條「修改逃犯條例」而引起的大動亂,一小撮別有用心的人,在境外反華勢力的支持下,煽動,誤導不明真相的人,參予大遊行,癱瘓交通,破壞公共設施,衝擊執法部門,立法院,律政署,嚴重擾亂和癱瘓香港特區政府的正常運作,嚴重擾亂廣大港人的正常工作與生活秩序,使香港遭受重大的經濟損失,在所謂民主的口號下,法制的香港已蕩然無存。試問:這個條例對一個守法的人,你害怕它什麼?而又反對它什麼?據前香港保安局長的揭露,早在1998年因香港發生的德福五屍命案,張子強案,其兇手在大陸被捕, 香港集合運播的反對派.李柱緻是第一個在法會提出要修改引渡條例的人。當年鼓動的是你,到今天又為什麼反對的也是你呢!那一小君英政府眷養的狗,唯恐香港不亂,到處煽陰風,點鬼火逢中以反,盡幹著不可告人的勾當。中國的快速崛起,令西方不安,另反華勢力害怕,電拚想盡一切辦法破壞阻撓中國的發展,其戰鬥嚇不倒,經濟戰拖不垮,香港牌,台灣牌,你又耐中國何予經過幾年的再冼禮的中華民族就是不信邪,在走向祖國統一,民族復興的道路上,只有越走越堅定。在今天香港人慶祝香港回歸的日子,我們衷心祝福香港的未來更好。分清是非,排除乾擾,調整心態,與大陸祖國更加緊密團結一致,共謀發展,共同富裕。港.珠澳的世紀大橋也建好,香港澳大區的宏圖已繪就。在這裡也希望特區政府,認真聽取合理的民意,處理好社會上存在的各科予質,關愛青年,關愛祖國。我們堅信,只要我們同心同德,攻堅克難,努力奮鬥,一個不一樣的香港和不一樣的中國將會屹立在世界的東方。願香港這顆東方之珠永不退色,永放光彩。
得克薩斯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榮譽會長鄧潤京致詞
香港回歸22週年,我們能在中國人活動中心,舉行這樣的聚會,我非常高興。也感謝主辦單位的邀請,能讓我在此發言。
眾所周知,在前幾天,在香港發生了“反送中”大遊行。香港警方統計有20多萬人上街。
遊行的訴求是反對修訂《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修訂)條例草案》,簡稱《逃犯條例》。由於香港和台灣之間並沒有相互引渡刑事犯的法律,香港有可能成為罪犯的“避風港”。
修訂《逃犯條例》正是要補上這一漏洞。這件事的起源是“潘曉穎命案”。 2018年2月,20歲的潘曉穎(Poon Hiu-wing) 和男友陳同佳(Chan Tong-kai) 去台灣遊玩。之後,他獨自返港。她的家人開始擔心,並且報了警。一周後,台灣警方在台灣北部一個捷運站附近的灌木叢中發現了潘曉穎的屍體。屍檢顯示,她已有四到五個月的身孕。香港警方逮捕了陳同佳,他被控侵占女友的手機、數碼相機和3000美元現金。但沒有指控他謀殺。根據香港法律,陳同佳必須在台灣接受與謀殺有關的指控。但由於香港與台灣沒有引渡協議,因此陳同佳一直留在香港。
這就是修訂《逃犯條例》最初誘因。而幾十萬人上街遊行反對修訂這條法律。
現在問題來了,這樣一個補漏洞的修法,本來是很正當的。為什麼幾十萬人要上街遊行呢?他們說是怕犯了罪以後會被送到中國大陸接受審判,因此遊行定名為“反送中”遊行。我們不禁要問一句,如果你沒有在中國大陸殺人越貨,你又為何懼怕被送到中國去呢?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遊行的生成,一方面是有境外的勢力,在後面鼓動和挑唆。另一方面,也確實是香港同胞發現自己的生活水平越來越低了。境外勢力是誰?又有誰有如此的希望和能力。這一點大家心知肚明,不用在這講了。香港同胞發現自己的生活水平相對越來越低了。這是本文的重點。
香港的難題不在法律,而在經濟。香港怎麼了?
縱觀香港1961-2016年的GDP增速,由當年接近20%的年增速,如今跌落在2%-3%左右徘徊。
如果我們把深圳和香港的經濟放在一起對比,這種落差感將更加凸出。
16年前,香港的GDP總量是深圳的7倍,但今天,深圳幾乎與香港持平。如果深圳延續高增長率,2019年末,深圳經濟總量將超過香港。
這顆曾經是世界上最亮的東方之珠怎麼了?香港回到凡塵有其歷史的必然性。
1949年-99年是香港黃金50年。
華夏學人協會會長黃華致詞
1997年7月1日,中國政府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香港回歸22年來,“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方針和基本法成功貫徹落實,香港保持繁榮穩定,各項事業全面發展,繼續被評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及營商環境最佳、最具競爭力的地區之一。
香港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小漁村發展成為享譽世界的現代化大都市,是一代又一代香港同胞打拼出來的。香港同胞所擁有的愛國愛港、自強不息、拼搏向上、靈活應變的精神,是香港成功的關鍵所在。香港發展具有很多有利條件和獨特優勢,是重要的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是連接內地和國際市場的重要中介,香港享有“一國兩制”的製度優勢,不僅能夠分享內地的廣闊市場和發展機遇,而且經常作為國家對外開放“先行先試”的試驗場,占得發展先機。香港只要鞏固和提升這些優勢,就可在經濟全球化和區域合作中把握機遇,促進本地創新創業,開發新的增長點。不論是過去、現在還是將來,祖國始終是香港的堅強後盾。祖國日益繁榮昌盛,不僅是香港抵御風浪、戰勝挑戰的底氣所在,也是香港探索發展新路向、尋找發展新動力、開拓發展新空間的機遇所在。
我們海外華人,也真切地感受到個人發展與國家的命運息息相關。 ‘國家好,民族好,大家才會好。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是一項光榮而艱鉅的事業,需要一代又一代中國人共同為之努力。祖國的統一和強大是我們最堅強的後盾。只有祖國強大了,我們在外面才可以真正的揚眉吐氣,不會遭受不平等對待。希望祖國越來越越繁榮昌盛,早日和平統一,變得更加強大!

Share from http://today-america.com
ARTICLE BOTTOM A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