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合唱團和我的一百個馬拉松—- 繼往開來

0
5

唱歌和跑步是我的二大愛好,退休之後成了生活的主項,因此退休生活變得似乎比上班時還忙,還累。然而,我依然樂此不疲,我心歡禧我靈歡樂。

有人一定會問,那你都樂了些什麽呢?

參加合唱團之後年年有年度音樂會。每當年度音樂會落下了帷幕,演唱會上的一幕幕,那歌聲,那掌聲,那鮮花却久久地在腦海裏縈繞,揮之不去….,我一直在想這是爲什麽?後來歌友們在微信群裏滿懷激情的感言,讓我終于明白了我樂了些什麽。

一、獻上感恩

每當音樂會開始之前,大家忐忑的心情可以理解,如同首次就要飛上天的新飛行員,恰似面臨高考的學生。人人都端坐在哪裏不吭聲,我注意到有的人甚至憋紅了臉,腦門前都挂上了汗珠。這時需要的不是鼓勵和加油,而是緩解緊張的心情。我們的指揮Ellie不再說什麽演唱的細節,而關注地是給大家减輕壓力,只要像平時練習時唱的那樣好,演唱會上就能唱得更好。

Ellie說,大家都花了不少的功夫練習了,如果說現在每人都說一句話,說一句感謝的話,來表達你的心情,你要說什麽?

團員們你一言我一語,吐露著心聲。我似乎沒有聽見別人在講什麽,只想著我要說什麽…。論到我了:“參加合唱團以來,與大家一起歌唱的過程,我就像進入了一個時光隧道,時光倒轉,返老還童。”我的意思是說,感謝神州這個大家庭。說完後才有心情聽別人說了些什麽。幾十個人在說,說了那麽多,大意無非是,“我是一個醜小鴨,感謝在神州裏變得越來越美了”之類的。總之,說到這會兒有了笑聲。一有笑聲,剛才黑雲壓城城欲摧的緊張局面隨風散去。我們滿懷激昂的鬥志走上舞臺。

我們的指揮Ellie是個虔誠的基督徒,然而神州合唱團有一多半的人不信神。因此不能用神的話語講給他們,以免有些人聽不懂。那麽如何講呢?

用愛的語言!神州團員都知道, Ellie對父母的深情感動著我們每一個人!從幾年前的爲父親祝壽,到最近與大家分享父母結婚58年的愛情故事。最近一次,我們在練習 “時間都去哪了?” Ellie說,剛才接到老父親一個電話,說找不到你們,很著急!身邊一個人都沒有時,Ellie眼泪奪眶而出,幾乎嗚咽出來。此刻,全場鴉雀無聲。但是無聲勝有聲。她沒有跟無神論者講神愛世人的道理…,却讓我們體會到神的美意,身教勝過言傳。

2018年年度音樂會上,演唱“愛情樹”前奏的時候,就見Ellie眼泪汪汪…。路平說: “ 我甚至耽心她不能指揮了。你們注意到了嗎?還好開始唱的時候不需要指揮有大的動作,男聲前面幾句唱的還行,她才漸漸地鎮靜下來。然後她做了一個“I LOVE YOU”的口型。”

“看到Ellie眼泪汪汪的,我也差點眼泪流出來。太感動了。”

一位年輕的團員透露,“ 神州是我參加過最有情義的合唱團,我從愛情樹開始哭到最後!”

而一位老團員感慨地 說:想當年,Ellie 擔任 Arlington 大地合唱團指揮時,我們華聲的一些團員也去參加。後來,我們送了 Ellie一份禮物,上面刻了我們對Ellie由衷地贊美。我相信,神州團員會有同感。
To Ellie:

We love your style, And your passion.

We love the way you treat people, Plus the big heart with a mission.

And mostly, we love Your believe in God as well as in man.

We admire Your preciousness as a daughter,

Your tenderness as a mother, Your dedication as a wife,

your gentleness to all others.

And above all, We admire yourbeauty as a woman.

而Ellie自己說,“任何一個團體,無論大小,要達到“人和”,都不容易。團體是由“人”組成的,只要有“人”的地方都有缺點。如果我們把我們的團體看作是一個家庭,當我們看到兄弟姐妹的缺點時,我們不會因爲看到別的家庭成員比較優秀,而選擇離開原生家庭,加入別的家庭。我們會選擇盡力讓這個家庭更美滿。”

看到這些,我明白了,這哪裏是Ellie說的呀,這是聖經裏神說的話。只不過 Ellie 用無神論者能聽得懂的語言在說,神愛世人…。爲了建構一個“人和”的神州大家庭,12 年了 Ellie 嘔心瀝血,用愛的言語言傳促成了神州的“人和”,用愛的行動吸引了每一個神州人。如今,這個大家庭已經成型。每一個神州人都十分珍惜這份“人和”。今年,她還爲神州譜曲了團歌。《神州團歌》將在2019年的神州年度音樂會上奉獻給達拉斯的聽衆。

當2018年神州年度音樂會落幕之後,若我們要說一句什麽感謝的話,我最想說地是,感謝神給了神州一位好指揮。她從來沒有覺得自己是在傳福音,但是,她的一言一行都是在傳福音。2019年神州年度音樂會就要來臨,相信神州會越來越好!

C-image001

二、歲月的飄落

2008年,指揮Ellie 帶領神州合唱團去北京,上海演唱。2011年去歐洲維也納得金色大廳。翻出12年前的照片,往事如在昨天,但是時光荏苒,已經物逝人非。

C-image003

讓人感到歲月的飄落,這日子真不經過。還沒體會年輕,人就老了?如同像一件衣服,還沒穿幾次,怎麽就舊了?一輩子真的很短很短……

若把生命比作葉子,逝去的生命就是飄落的葉子,那麽飄落都是輕輕地,默默地。然而,每一片葉子都曾有一條生命,是生命就有過美好的夢想,就曾經歌唱過,跑步過,奮鬥過。只不過如今,他 (她)無法繼續唱了,跑了,而你還能。你僅僅是自己在唱,在跑嗎?那些飄落的葉子靜靜地躺在哪裏聽你唱,那些在天國裏的跑友,從上面看下來,看著你跑。因此,珍惜我們能唱的歲月,珍惜我們能跑的機會,就是紀念逝去的朋友們最好的方式。

如何珍惜飄落的歲月,又怎樣讓我們的神州大家庭更上一層樓呢 ?2018年年度音樂會後,神州微信群展開了大討論,一時間大家積極發言,坦誠相見,感人至深。

看看大家都說了些什麽?

方家宏說:我對神州有無窮的希望,因爲我們有無窮的潜力可以發掘。做任何有點規模的事,都需要天時地利人和。其中又以人和最大也最難求。要有人和,必先要有一個有向心力,凝聚力,親和力的領頭羊。對合唱團來說,人和更是重要。人和濃厚了,好的和聲才出得來。我唱合唱有40年了。達福地區我加入過的合唱團有5個。也經過了許多的指揮。我深深體會,指揮是合唱團裏人和的中心與重心。而所有我跟過的指揮,論指揮的技巧與功力,雖略有高下,但憑良心說是各有千秋。但是,我們的Ellie在創造人和方面遠遠地超過了其他人。這就是我們的潜力所在!對合唱團來說,人和只是一個開始。從 “人和 ”升華到 “聲和 ” 是需要很多年時間的。今年我們演出的水平,有目共睹。好,棒,高 !這可不是單單在演唱前的幾星期加班加點來的。這是Ellie 12年來,以及神州團員們25年來,一步一脚印慢慢走過來的。今年固然不錯,但我們有潜力,還可以往上幾層天。可是別忘了,巧婦難爲無米之炊。Ellie是“巧婦”,那麽,你我就是“米”了。希望神州這個大米袋子完好。“舊米 ”別漏了,“新米”不斷添加。神州在達福摯牛耳,指日可待。

韋丹維接著說,從2018年音樂會的演唱,談兩點體會:

1)我們只要努力練習,就可以唱得比自己想像的更好。設想一下,如果在三個月前就達到年度音樂會的水準,指揮就可以把我們帶到更高一層樓。在陶醉之餘,還是能聽到有人唱錯了,包括我自己。雖然聽到很多表揚的聲音,同時也有惋惜。
2)我們這個合唱團20多年來,一直保持沒有分裂,在達福地區的華人合唱團裏,是罕見的。我對想要離開的團員再說一遍,爲什麽神州這樣有凝聚力,就是因爲我們團員,人與人之間,和睦相處、相互尊重,互相包容、互相配搭。沒有什麽比這更重要了。若相互爭競,哪怕藝術水準再高也會四分五裂。我參加過的合唱團裏,神州是唯一帶點心給大家分享的合唱團。這種自然的,愛的奉獻精神,甚至把自家的蔬菜水果也拿來與大家分享良好的風氣,幷不多見。
這麽多年來,我們經歷了多位指揮。也包括現在的指揮Ellie。有的時期,團員用脚投票,人數下降。自從2007的年度音樂會起,Ellie指揮我們了,很快,我們也請到了Se-wan 。
合唱團的三個要素:團員、指揮、伴奏。今年我們的人數有長足進步,演唱質量也有提高。希望我們能保持這個勢頭。毫無疑問,神州是美南地區最大的華人合唱團,而且,海峽二岸的華人,和睦相處。
我們之所以有今天,首先要感謝Ellie,要感謝的人人真是太多了。從路平團長到最新加入的團員,從80多歲的陳瑞琦女士到80後 “小”團員。每一個人都在默默地奉獻。沒有人爲領唱、獨唱明爭暗鬥,而是水到渠成。這在華人社團裏是難能可貴的。
我非常同意方家宏的觀點,謝謝他能站出來說這些話。希望有更多的朋友來參加,希望要離開的能留步。

龔文澗講 :Ellie在演出前說的一段話特別感動我。希望我們在集體裏互相給予正面的影響與支持。很多時候,你的一舉一動,可能會在別人的生命裏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從我們的指揮,團長 ,以及賢內助們,還有很多團員身上,總感覺有股無形的活水暖暖流淌!感恩!感恩有你們!

楊咏說,龔文澗 說得太好了!有段時間我受到傷害,自信全失,曾想到離開,但後來在其他團員的鼓勵和幫助下又恢復了自信,神州真是個溫暖的大家庭。

謝右安  說,看到各位的肺腑之言十分感動!我們平時忙著排練、活動、各自的工作、生活,的確沒有太多的機會掏心置腹,但各位以上所言充滿正能量,對神州的歸屬感溢于言表,這是只有一起共同努力過、日積月累才會體驗到的。不少團員在神州已經有十多年甚至更長的時間,而較新的團員相信也會在加入後很快感受到神州的文化和凝聚力。我們每人在健康的歲月裏有幾個十年呢?有多少件事情值得我們這麽多年鍥而不捨,常年堅持不懈?有多少志同道合的朋友與我們執著地奉獻、同行?相信不少團員也參加過其它社團和組織,但鮮有像神州這樣目標單純、有凝聚力、不斷壯大。作爲一個非牟利的華人社團,走過23年是很不容易的,但這也恰恰體現了神州有其難得的“靈魂”。我們有緣相聚,太多人無私地奉獻、扶持、互助,實在難得。一個合唱團請到指揮不難,請到好的指揮挺難,但請到Ellie這樣用心、動情的好指揮爲我們奉獻了12年,我們唱得再差都不放弃,只能說是天意了。望我們大家互勉,珍惜這一緣分和情感:“唯有真情能够穿透雲霧,帶來天堂裏的無限祝福”。。。剛唱完,還沒忘吧?

微信群裏的討論在繼續,大家你一言我一語,不僅僅是肺腑之言,也是在添磚加瓦!衆人拾柴火焰高,我看到火越燒越旺了,大家都是爲了一個共同的目標—爲了神州更好。本文開始我說的,我心歡喜我靈歡樂,樂了些什麽?這不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嗎?

接著看 —

老團員章文玫說,這幾天看到大家都在群裏分享自己的真切感受,我忍不住想說幾句。我不善言談,但是我在神州二十三年,是用親身感受和深切感情來說的。神州面臨要尋覓一個好指揮的時候,感恩有 Ellie ,這麽多年了,她一直用愛包容我們,我們之中受過專業訓練的不多,可她從來不嫌弃,不放弃,總是耐心地,和顔悅色地指導我們。每年音樂會後,聽衆都反應我們比去年有了進步,這就是對我們每個人最好的褒獎。同時,感恩我們能有這麽好的鋼琴伴奏,一個不懂中文的外國人却比我們的反應都快,足見她的專業能力及認真態度。…。神州是個有溫度有熱情的大家庭,這是在异國他鄉很值得珍惜的。或許有人覺得我們的平均水平沒有某個合唱團高,而去更高水平的合唱團對提高演唱水平更有幫助。可是,我覺得在一個有凝聚力的團隊裏比單純自我提高更難能可貴。這麽些年曾有人勸我去別的合唱團,我始終沒有走。我看重的是,我們這個相互尊重相互包容相互扶持的大家庭。我感謝Katie的加入,她是我們合唱團的一個80後,因爲她的加入給我們帶來了年輕的力量。
“太陽燒紅了海洋,海洋包容了太陽 ”,讓我們共同舉杯,祝願神州的明天更美好。

歲月在靜靜地飄落,歲月在見證著神州的成長!歲月在靜靜地飄落,比起韋丹維,章文玫這些有著20多年團齡的神州老團員,我不老也不新,但是,與他 (她)們一樣愛著神州。我這片葉子,就是瓢落也要落葉神州 !

C-image007

 

 

 

 

三、放飛你的理想

幾年前,當我說接到一份神的禮物的時候,感謝神讓我遇到了這樣二群人,一群愛唱歌的人,他(她)們積極,樂觀,充滿愛心,面對生活中的艱難,再難也有歌聲。一群愛跑步的人,他(她)們同樣積極,樂觀,而且活躍,能量滿滿,躍躍欲試,愛挑戰自己,同時也不乏愛心。物以類聚,人與群分。我自然而然地成爲了他們中的一員。

2012年,當我62歲的時候跑了第一個馬拉松,迄今爲止,已經跑了40個馬拉松了。但是,據我信誓旦旦要跑一百個馬拉松來說,大頭 60個還在後面。今年,我和我的祖國迎來了70歲生日。若一年內跑5個馬拉松,還要12年呢,要跑到82歲 !12年間還必須年年跑5個!我自己都懷疑,這不是在吹牛吧?想當初,我是怎樣說出 100個馬拉松的?那是在一次次禱告之後,求神幫助我,以實現我的理想。

靠我自己絕對做不到。我從小體弱多病,身體幷不健壯。長身體的時候,遇到三年自然灾害,營養不良。上中學的時候遇上文革動亂,知識結構受損。後來又是上山下鄉,離開城市。一代人的灾難,不止我一個。我是幸運的。不僅僅因爲,一個愛跑步,愛唱歌的人,天性就是積極向上的。而且因爲神的揀選,成爲了一個基督徒。我們幷不否認苦難,面對苦難,仍有歌聲和笑聲。歷經了苦難的歲月,于今想起,苦難才變成了甘泉。

2013年 《歲月甘泉》在達拉斯演唱的時候,與《歲月甘泉》的詞作者蘇 瑋見了面。他說看到了我寫的,一個知青跑馬拉松的故事。講這是第一次看到把知青經歷與跑馬拉松的體會相聯繫的,十分贊賞。

而能去波士頓跑馬拉松又是跑馬人的一個理想,波士頓馬拉松報名標準 (BOSTON QUIALIFY 簡稱BQ) 就成了我幾年來跑馬拉松的奮鬥目標了。一年又一年,一次失敗接一次失敗 。如果你放弃了,不跑了,就永遠沒有成功。只要你堅持,堅持跑下去,成功就屬你。這一天終于來到了! 2019年1月20日,在休斯頓,我如願以償 BQ了。

仔細地體會這種感覺,我幷不陌生 。當我在山西農村插隊時,就夢想著天外的事情。沒有夢想的人,只能俯伏在地上,不能飛到天上去。因此,100個馬拉松是我的夢想,我要去實現它,求神給我力量!

Share from http://today-america.com
ARTICLE BOTTOM A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