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瓶裝舊酒:UBI是個糟糕的主意

0
13

聽上去很美妙,但實際上UBI是一種效率低下、成本極高且可能有害的政策

原文:The math is clear: universal basic income is a terrible idea

作者:Melissa Kearney,MagneMogstad

翻譯:弗村

校對:似水年華

(Melissa Kearney是馬裏蘭大學經濟學系的教授,也是Aspen經濟策略集團的董事。MagneMogstad是芝加哥大學的經濟學教授,也是Aspen經濟策略集團的成員。)

dfwpac

Andrew Yang. Steve Marcus/Reuters

Universal Basic Income(全民基本收入,簡稱UBI)是熱門話題。UBI設想每月都會給所有美國人發一張支票,沒有任何附帶條件。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Andrew Yang已將每月給每人發一千美元作爲他2020年競選的核心綱領,而其他候選人包括參議員Elizabeth Warren也表示願意考慮類似政策。

但是這個想法既不會解决收入不平等問題,也不會使美國家庭免受不斷變化的經濟影響。幷且,UBI將會極其昂貴。

UBI其實幷不是一個新主張,但是之前很少有人能預見,關于UBI的討論會像今天這樣廣受關注,尤其是在美國總統候選人中。

Andrew Yang把UBI作爲他競選活動的基石,他的支持率在民主黨初選中正在穩步上升。包括參議員Elizabeth Warren在內的其他候選人最近也表達了對此想法的開放態度。

收入不平等的加劇,收入中位數的增長停滯,經濟地位流動性下降以及對自動化影響的擔憂,都在整個政治格局中引發了對UBI的新辯論。

儘管UBI的話題越來越熱門,但是它的缺陷使它無法解决某些支持者聲稱要解决的問題。

新瓶裝舊酒——UBI再度流行

UBI在選民中獲得了相當高的認可度,自然會引起候選人們的關注。Gallup最近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儘管UBI在美國的受歡迎程度不及英國和加拿大,但仍有43%的美國人支持用UBI補助因人工智能而失去的工作機會的想法。

UBI的前提是無論個人情况或家庭收入如何,政府將爲其提供無條件的收入保證。例如,由勞工領袖Andy Stern,記者Anne Lowrey,Yang和其他人推廣的UBI版本將每月向美國的每個成年人分發一千美元的支票。

擁護者認爲,UBI將解决

日益突出的收入平等問題,

使家庭免受全球化和技術創新的影響,

比針對不同人群或需求類型而發放的現有的複雜福利計劃更爲有效。

雖然聽上去UBI很美妙,但實際上,這是一種效率低下、成本極高且可能有害的政策。上面提到的三個問題, UBI一個也解决不了。

UBI無法有效地分配資源

讓我們從對美國收入差距的擔憂開始。

如果目的是設計一種能够更好地重新分配收入的漸進政策,那麽UBI就是一個可怕的工具。與專門爲低收入者和殘疾人提供幫助的項目不同,UBI刻意將支付範圍擴展到盡可能廣泛的人群。

這意味著,不僅經濟弱勢者將得到資助,中上收入家庭也有份。爲什麽要給每個人都發錢,而不是爲有需要的人提供專門的幫助?

即使針對超過一定收入的人設置遞减和上限,UBI最終仍將無視相對需求,將健全的工作年齡的成年人與低收入家庭一視同仁,發放補貼。

UBI的設計,無視那些或多或少需要政府支持的家庭因素,例如生下有重病的孩子或自己有影響工作能力的殘疾,因此必將導致效率低下的資源分配。

UBI非常昂貴

此外,UBI可能産生的財政成本令人震驚。

向每個美國成年人支付一萬兩千美元的UBI,每年將分配約2.5萬億美元的福利。這大約是聯邦政府2018年收入的75%。爲了資助如此規模的UBI計劃,國會需要通過大幅增加稅收或削减支出的措施。

UBI的一些支持者希望通過取消或部分取消現有的福利計劃來撥款給UBI,這將是一場灾難。

即使大幅度削减現有福利計劃,例如收入所得稅抵免(EITC),兒童稅收抵免(CTC),對有需要的家庭的臨時援助(TANF),補充營養援助計劃(SNAP)和傷殘保險,也僅能抵消五分之一的UBI成本,但將導致大量殘疾人和有孩子的家庭失去現有福利。這種做法將使社會中最脆弱的成員陷入窘境。

UBI無法解决自動化問題

接下來討論針對機器人取代人工造成工人下崗的擔憂。如果目標是讓人們重返工作崗位,那麽UBI再次是一項糟糕的政策。

無條件地發放現金,幷不能從根本上解决受教育程度較低的群體就業率及工資下降的問題。有針對性的工資補貼能鼓勵就業幷增加工人實得薪水,而UBI却更會對勞動力就業産生消極影響。

和UBI相反,我們應該花錢幫助人們投資于自己的人力資本,幷使他們更容易就業。我們應該在有前途的職業和技術教育項目上花錢,幷幫助低收入工人支付托兒和交通費用。

總而言之,UBI對于它聲稱要解决的所有三個挑戰都不是最佳選擇,而且可能是有害的政策。

對目前的社會安全體系和福利計劃的批評是合情合理的——管理效率低下,不能完全適應當今的需求——但這幷不意味著應該用Twitter上走紅的華而不實的主張來取而代之。

美國面臨著嚴峻的經濟挑戰,在當今的現代資本主義經濟中,太多的人感到被甩在了後面。爲了應對這些挑戰,我們需要通過立足現實,瞭解事實,來設計解决根本問題。

候選人和政策制定者應將社會福利支出的重點放在有針對性的福利和政策上,如:支持早期兒童教育,技能培訓,補貼日托和住房,以及支持家庭和職工的其它投入。有證據表明,和UBI相比,有針對性的福利政策更加能够爲美國人創造理想的社會和經濟成果。

(原文來源:businessinsider.com)

達拉斯華政會(Dallas Fort Worth 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簡稱DFWPAC)成立于2016年11月18日,宗旨是促進DFW地區亞裔參政議政,發現幷支持致力于傳統的家庭價值觀、優秀的學區、友好的創業環境、有限而有效的政府、以及包容的多元文化的領導者。DFWPAC的三大工作重點是促進領導力教育、倡導社區參與和推選公共事務代表。

DFWPAC的聯繫方式:

網站:dfwpac.org
臉書:facebook.com/txdfwpac

推特:twitter.com/txdfwpac

電郵:txdfwpac@gmail.com

微信號:TXDFWPAC

Voicemail/短信:(469) 609-7722

地址:2033 W. McDermott Dr, Suite 320 #263, Allen, TX 75013-4675

捐款:dfwpac.org/donate

Share from http://today-america.com
ARTICLE BOTTOM A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