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航班上的性侵犯和骚扰

0
60

美國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华盛顿消息:凯蒂·坎波斯(Katie Campos)上周从纽瓦克市飞往水牛城的短途航班上坐了下来。她说,在几分钟内,坐在她旁边的一个喝醉了的男乘客开始摸索和骚扰她和另一位女乘客,尽管坎波斯要求他停下来。

“他抓住我的大腿根部, 他抓起很有力,”事後坎波斯告诉CNN说, 她逃離她的座位,跑到飞机的后面,在那里她告诉空姐发生了什么事。

坎波斯只是CNN采访的四名女性之一,她们说自己在一次商业飞行中被性侵犯或骚扰。这些女性只是一个典型的被忽视的群体中的一小部分,这些群体在美国人的骚扰和不当行为中一直存在着。这些性侵犯或骚扰行为跨越了娱乐、体育、新闻媒体和政治等多个行业。

一份警方报告称,这名男乘客告诉坐在坎波斯同一排的另一位女乘客,他想吻她。当女人拒绝时,他开始抚摸她的腿。乘客向空乘人员报告了此人的行为。

当坎波斯向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的空乘人员报告了这名男子所做所為时,她说她不觉得自己的事受到了重视,然後,她说她拒绝再坐回到他旁边。

她告诉CNN:“我的感觉是,没有人负责处理这种情况。”“我一直強烈地有着这种感觉,现在我要继续揭發。而感觉上自己倒是那個做了错事的人,我没有得到保护。”

最终,坎波斯還是重新坐了下来——但位置却是直接坐在骚扰她的男人的后面。联合航空公司告诉CNN,这是因为當時飞机上没有別的空座位。坎波斯说,这个男人甚至在她在新座位后也没有停止抚摸她。

“这个傢伙還在继续,”她说。“这个人应该受到约束,以致他不能继续这样做。但是當時他不断的接触和凝视让我感到完全的无助和非常的恐怖。这是很可怕的。”

美國联合航空公司的一名发言人告诉CNN,该航空公司对这种行为是“零容忍”。

这位发言人说:“我们的機組人员要求当地执法部门在飞机抵达后与他们合作。”

根据警方的报告,尼亚加拉边境交通管理局(Niagara Frontier Transportation Authority)的成员在登機門上了飞机,并护送该男子下了飞机。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获得的手机视频显示,警方登上飞机并带走了该男子。他被指控犯有妨害治安罪。

坎波斯说,机组人员似乎没有应对这种情况的預案,她想知道短途飞行如此,如果是長途飛行会怎樣。

“在這一天结束的时候,他们并没有保护我的安全,也没有保护我周围的人,”坎波斯说。

很难确定性侵犯和骚扰在商业航班上的发生频率,因为联邦监管机构没有在全国范围内追踪这些数据。但联邦调查局(FBI)对美国中部地区的性侵案件的调查顯示,从2014财年到2017年增加了66%。该局表示,在本财政年度,它对飞机上的性侵犯案件进行了63次调查,2016年为57起,2015年为40起,2014年为38起。

美国联邦调查局表示,目前还不清楚这一數字增长背后的原因。

即便如此,这些只是联邦调查局接手调查的案件,这些数字并不包括联邦调查局从未听说过的事件,或者那些从未被报道过的案件,就像很多性骚扰案件一样。

国际空乘协会(Association of Flight Attendants-CWA)是世界上最大的空中乘务员协会之一。去年,该协会调查了近2000名空乘人员,询问他们在空中遭遇性骚扰的经历。在回应者中,有五分之一的人称他们在飞行途中收到了乘客性骚扰的报告。但是,调查显示,执法人员与飞机取得了联系的情況不到一半。在接受CNN采访的四名受访女性中,有三名表示,空服人員没有積極试图联系执法部门。

国际空乘协会说,一般来说,干预来自空乘人员。但很多人说,如果有乘客说他们在飞行中受到骚扰或袭击,航空公司的主管並没有告诉他们该怎么做。

美国联合航空公司(United Airlines)的一名空乘人员萨拉·纳尔逊(Sara Nelson)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在我担任空姐的22年里,我从未参与过有关如何处理性骚扰或性侵犯投訴的培训或告誡。”

虽然政策存在,但纳尔逊表示,如果航空公司的培训没有到位,那么当面对不恰当的–有时是犯罪的–行为时,空乘人员就会不知所措。

她说:“ 空乘人员不知道该做什么,也不知道当他们发现时该如何回应。”

达美航空公司的一位乘客艾利森·德瓦拉澤(Allison Dvaladze)说,她不相信达美航空公司的机组人员知道應該如何帮助她,当時一个男人在一次飞行中猥亵她。德瓦拉澤说,当她在2016年4月从西雅图飞往阿姆斯特丹的航班上打瞌睡时,她感到有一只手抓住了她。

我感到有一只手插在我的胯部,意识到我旁边的那个人正在抓我的胯部,” 德瓦拉澤告诉CNN。“我立刻拍拍他的手,大叫‘不’,這是立即的反應。”

那人又伸手去找她,德瓦拉泽说,然后她又把打了他。尽管她试图阻止他,但男子企圖再次接近她。她说她解开安全带,跑到飞机的后部,在那里她要求和机组成员反映情況。

她说:“我相信他们正在竭尽所能地安慰我,但很明显,他们应该做什么并没有明确的程序。”“他们问我想让他们做什么,在那一刻,除了想下飞机,我真的什么都不想。”

这不是飛在半空中的选择。最终,德瓦拉澤获得了一个新的座位,並遠離对她騷擾的男性乘客。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了解,德瓦拉澤说,她以为机组人员会根据她的經歷来提交报告,她在飞行一周后就聯繫了航空公司的客户服务部门。

一个月后,航空公司的客服部门回复了她的邮件,邮件显示。一位公司代表为她的飞行经历道歉,她说:“我知道一个人的行为会影响另一个人,这是不公平的。”

作为一种“友好姿态”,该航空公司还向德瓦拉澤提供了10,000英里飞行里程。

“如果有人向航空公司报告一项罪行,就應該有犯罪記錄。它不应该被当作是丢失的行李一樣,賠錢了事”。德瓦拉澤告诉CNN。

达美航空公司的一位发言人告诉CNN,该航空公司继续“为达瓦拉泽所描述的事件感到沮丧”。

这位发言人说,达美航空的机组人员“经过训练,随时都能在舱内保持對态势感知,并准备应对各种情况,并始终把客户安全放在首位。”

著名指挥家查尔斯•杜托(Charles Dutoit)因涉嫌性行为不当遭指控。
著名指挥家查尔斯•杜托(Charles Dutoit)因涉嫌性行为不当遭指控。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与美国各大航空公司以及代表他们的行业的组织美国航空協會(airlines for America)取得了联系。每个人的回答都有一个类似的主题: 乘客的安全是首要任务。每一家航空公司都表示,飞机乘务员接受过类似的培训。但没有一家航空公司详细说明他们的政策或指导方针。

美国航空協會(Airlines for America)的发言人艾莉森•麦卡菲(Alison McAfee)表示,各成员航空公司會“认真对待这些问题,不容忍任何形式的骚扰。”

麦卡菲在一份声明中说:“员工接受广泛的客户服务培训,以确保我们所有乘客和机组人员的安全和幸福。”“航空公司努力确保每位乘客都有安全的、愉快的旅行体验,并尽可能迅速地处理破坏性的或不适当的行为。”

麦卡菲还说,运营商有“明确的流程和程序”,以便向联邦航空管理局和适当的执法部门报告犯罪活动。

CNN采访的每一位女性都表示,在某一次商业飞行中,她们遭受过性骚扰或袭击,而飞行人员几乎没有提供任何帮助。阿亚娜•哈特(Ayanna Hart)是达美航空公司(Delta Air Lines)航班的乘客。她说,今年早些时候,一名喝醉的男子在一次飞行中多次抓住她,她说,一名机组成员对她的遭遇不屑一顾。

最后一次,男乘客抓住了她,哈特说空服员告诉他,“哦,不要碰。”当另一名乘客叫空服员来表达对这个人的担忧时,乘务员没有提供什么帮助。

空姐说:“哦,不用担心他。”他总是和我们在一起飛行。“他是白金级的,”哈特说,這些提到了达美航空公司的飞行常客计划(Delta’s frequent flyer program)。

现在,哈特控诉达美航空公司未能阻止不當行為并继续为该男子提供酒精饮料。

航空公司不愿对此案发表评论,但表示将“严肃地”对待这些事件,并“与执法部门进行调查”。

该协会呼吁航空公司不仅要训练机组人员如何处理空中乘客的性侵犯和性骚扰,而且还要做更多的工作来保护机组成员自己。

对于经历过性骚扰的乘客来说,这种講法同样是毫无意义的,他们说自己没有得到多少安慰。

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的乘客坎波斯(Campos)说,她曾在一名坐在她身边的男子的手上反复摸索,并想要触摸她。她说,她觉得即使是那些应该确保她在深夜航班上安全的人也不能这样做。

“这一切悲劇结束的唯一原因是飞机降落了。”“我们出了登機口,看到大廳的灯光,”她告诉CNN。

乘坐飛機是今天不可或缺的交通工具。而在空間狹小,面對不斷增長的性骚扰案件,也只有自求多福了。

 

【責任編輯: 鄧潤京】

Share from http://today-america.com
ARTICLE BOTTOM A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