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達旋教授在Yang-Mills Gauge Field 理論60 的年會上 致詞感謝楊振寧教授對物理學的貢獻

0
45

( 休士頓/秦鴻鈞報導 ) 2000年,《自然》評選了人類過去千年以來最偉大的物理學家,只有20多人上榜,楊振寧先生在這個評選中,名列第18位,並且他還是這個榜單裡唯一一個在世的物理學家。
與他一同登上這個榜單的其他人,全部都是已作古的科學巨匠,包括牛頓,愛因斯坦,麥克斯韋,薛定諤,波爾,海森堡等等……
2014 年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高等研究院主辦子「60年楊- 米爾斯場論」的國際會議。馮達旋教授(校長 )是會議主辦人之一,他在會議晚宴上發言,感謝楊振寧教授對物理學的貢獻。
他說:楊教授和楊夫人,本次會議的同事,我不知道為什麼要在這樣一個傑出的聚會上說幾句話。 我認為我能想到的唯一原因是K. K. Phua博士和我回憶紀念了很長一段時間。 他和我的哥哥是新加坡小學的同學,所以他一直是我的大哥。 我相信大家都知道,在中國傳統中,當大哥說“跳”時,你說“有多高!”
我在這裡有一個秘密的傾訴。 不像在這次會議上的任何人,我的生活沒有,也沒有圍繞“Yang-Mills理論!”實際上,我是不受Yang-Mills理論的影響。!”我知道這很難相信,但相信我,這是真的。 事實上,我認為如果你在世界任何地方挑選任何人,並詢問他/她對Yang-Mills理論的影響有什麼看法,那麼答案將不可避免地是 “我應該說什麼?”
雖然我的生活不受Yang-Mills理論的影響,但我的生活受到楊的影響! 在令人難忘的一天,當諾貝爾委員會宣布李政道和楊振寧教授於1957年10月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時,不僅李和楊的生活永遠改變了,我的身體也是以我自己的小小方式改變的。
作為當時在新加坡生活的五年級中國年輕人,我們被告知發生了一件非同尋常的事。 有人告訴我,“兩個中國人,李和楊,就像”你我一樣“做了一件非常棒的事情,以至於世界上最高的榮譽被賦予了他們。”(現在我回想起那句話,“你和 我“是想像中最大的一段時間”)。
對於我這一代世界各地的中國人,也許是我之前的一代人,也許是我之後的幾代人,無論這個人是否是物理學家(相信我,與普遍的信仰相反,大多數中國人不是粒子物理學家), 楊振寧教授的名字只是“一種固有的自信心”。
在這次會議上,我在談到Yang-Mills理論對我們對宇宙認識的深刻影響之後聽到了一些話題。 事實上,Yang-Mills理論給科學界的天賦是無數的。 但是我的朋友們,我可以向你們保證,楊教授給予科學世界的天賦與楊教授對中華文明的禮物相比相形見絀。 憑藉純粹的智慧和深刻的尊嚴,楊教授在一個非常需要的時代,提升了所有中國人的精神,歸屬感和深刻的內在自信。 對我而言,在楊教授認識所有人之前,結局無處可見。 在楊教授之後,有美好而光明的未來。
我的朋友們,在過去的58年裡,我經常想知道如果我有機會感謝他而沒有聽起來做作,我會對楊教授說些什麼。 我現在意識到這是當下,當我確實抓住這一刻的時候,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我所有的精力和決心都可以說:“打從心底里說感謝楊振寧教授對物理學的貢獻!”

Share from http://today-america.com
ARTICLE BOTTOM A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