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安德森谈东风教授谈肿瘤精准诊断的地位和发展路径

0
24

【泉深/图文】2019年5月4日,国际著名病理学、肿瘤学家、MD安德森癌症中心谈东风教授应邀在休斯顿中华文化服务中心学术厅作肿瘤精准诊断的地位和发展路径的学术讲座,休斯顿地区部分癌症患者和家属涌跃参加了这次社区活动。

capture2

谈教授用通俗易懂的语言为大家系统介绍了分子检测指导下的循证医学和肿瘤个性化治疗,介绍了肿瘤诊疗原则及理念。他强调精准医疗的前提就是精准诊断,因为如果没有这个基础和前提,后面的肿瘤管理和治疗就会盲目的、被动的,临床决策就不会聚焦的,甚至会有误导的可能,就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精准肿瘤学和所谓的生物大数据,而肿瘤精准诊断是要花功夫才可能真正做好的。从全球来看,精准诊断也同样是精准医疗的瓶颈之一,不论是常规诊断,还是二代测序、循环肿瘤细胞、循环DNA、循环蛋白质等等,都是在围绕精准诊断做文章,只有建立在一个高质量准确的病理、分子病理诊断基础上,才能实现真正基于循证的精准治疗。合理的基因检测指南的制定及相关评审及监管也迫在眉睫。

肿瘤的精准诊断并非是一个简单的医疗流程

不管是肿瘤组织还是血液,亦或是尿液、唾液都从人体而来,都是生命的一部分。跟生命打交道就需要有对生命对医学了解的专业人士去做。这可不是有钱买几台最高级的二代测序仪器,雇几个博士就能搞定的事。肿瘤医学实践需要很长的时间去培养和沉淀,同时需要非常专业的多学科团队共同努力来完成。

capture5

具体来说,精准诊断需要从业人员对临床、病理非常了解,需要知道不同生物标本的特点,需要知道具体某个标本有没有与肿瘤相关的物质信息。因为从病人身上取下一块组织,虽说是一个肿块,但这个肿块不等于肿瘤。单靠影像学来指导治疗常常是不够的,而需要在细针穿刺病理活检明确诊断后再做相应处理方案,否则会给患者带来损害,例如我们见到外科切下的“肺肿瘤”结果有的是肺结核,有的是肺脓肿;外科切下的肝脏“胆管癌”是血管瘤等等。

capture4

就拿恶性肿瘤来说,也还分很多亚型,甚至亚型中的亚型。所以在不知道是不是癌肿块就将收到的肿瘤标本冒冒失失进行基因测序是很危险的。比如直肠癌新辅助化疗后,取材的组织有可能已经主要是变性坏死的组织了,残存的肿瘤细胞可能非常少,这种情况下提DNA测序也难以得到可信的结果,需要有经验的病理医生先鉴别和评估有无足够可分析的肿瘤细胞。我们的经验是,如果没有病理医生对治疗后标本认真评估并做相应选择性肿瘤DNA提取,约27%会出现“假阴性”结果。

capture3

现在有一些测序公司,因为用的是最先进的测序仪器,标榜只要有标本就百分之百出结果,其实暗藏了很大的风险。就我们MD安德森癌症中心而言,被召回的标本,也就是没有达到我们检测标准的标本,大概占了全部的10%左右,甚至有时候达到12%。换句话说,100个标本我们可能只有88个能够给出结果报告。

capture6

从这个角度看,所谓的分析前部分,精准诊断有很多步骤,每一步都需要严格的质量控制,用标准化流程管理。另外,分析中部分,不论是任何实验室方法,都应该有阳性对照、阴性对照、内对照等等要求,不能为了节省材料、降低成本忽略那些重要的步骤。精准诊断、精细管理、精准医疗需要标准化,需要指南去规范。

肿瘤的分子诊断原则与肿瘤个性化治疗

从整个肿瘤的生物学特征,各种各样分子检测平台优缺点和临床应用,到临床医生对检测结果的认知以及根据检测结果进行肿瘤的全程管理等方面,大家都很关注,也很需要这方面信息的整合。实践证明,只有多团队(Multiple Disciplinary Team) 的综合诊疗,才有望最有效地医治复杂且多变的恶性肿瘤。MD安德森癌症中心从1998年开始系统的肿瘤亚专科建设及肿瘤MDT。该院目前MDT覆盖人体所有器官组织,仅消化系统每周就有9场MDT讨论会,为肿瘤病人尤其是复杂病例提供最优的诊治方案,收效良好。

肿瘤相关生物标志物,多平台标志物检测,包括肿瘤的生物信息学等在肿瘤的分子诊断方面起着重要作用。另外就是相关检测的论证,监管层面如FDA的批准等也是必须的。真正要得到最新的、最前沿的肿瘤知识离不开互联网,最新的学术文献内容和病例报告也可以通过学术搜索引擎查询。

谈东风教授和中美生物医学公共平台CEO朱全胜博士
谈东风教授和中美生物医学公共平台CEO朱全胜博士

谈东风教授简介

谈东风,病理学教授。1983年毕业于武汉同济医科大学医学系,同年攻读病理硕士学位,1985年攻读病理博士,师从武忠弼教授。1987年获Volkswagen奖学金, 在德国Essen大学做访问学者(1987-1990)。1990-1993年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完成遗传病理学博士后。1993-1994年在哥大攻读医学管理,并通过美国医生资格考试。1994-1997年在耶鲁大学医学院做病理住院医生。1998年任病理科总住院医师,同年获得美国病理医生专科证书。1998-1999年在纽约斯隆凯特林癌症中心肿瘤病理学专科深造,师从Dr. Juan Rosai 教授。随后一直从事病理临床诊断,科研与教学。2006年至今就职于美国安德森癌症中心,为病理学及肿瘤学双科教授。曾获2006-2007年度美国杰出专业人士奖。30多年来一直从事病理学, 分子病理学, 肿瘤学研究工作, 主持和参与美国多项肿瘤攻关科研项目。发表论文200余篇,主编畅销英文专著3部,应聘为世界20多所大学客座教授。第一届世界癌症会议病理学分会主席, 美中抗癌协会学术委员会主席。

Share from http://today-america.com
ARTICLE BOTTOM AD

LEAVE A REPLY